昆蟲記中“迷宮蛛”

時間:2021-11-18

最佳答案

迷宮蛛,爲蜘蛛目(Araneae),漏斗蛛科。網築於灌叢、草間、石隙、洞穴等處,是重要的害蟲天敵。分佈於湖北、湖南、廣東、廣西、江蘇、浙江、福建、雲南、江西、山東等。

迷宮漏斗蛛(Agelena labyrinthica Clerck),雌蛛背甲淺褐色,有2條深褐色條斑縱貫前後,條斑前端狹窄,向後逐漸變寬。頸溝、放射溝及中窩明顯。

前眼列平直;後眼列強前曲,8眼中以前中眼最大,前、後側眼靠近。中眼域呈長方形。螯肢前、後齒堤各3齒。

擴展資料:

生活習性

迷宮漏斗蛛的雌性幼蛛蛻皮7-9次,共有8-10齡期,其中以9個齡期爲最多;雄性幼蛛蛻皮6-8次,共有7-9個齡期,其中以8個齡期爲最多。全代歷期平均310.695-85.99天。

迷宮漏斗蛛的壽命,由於性別的不同而有差異:雌蛛的平均壽命爲84.00(42-116)天,雄蛛的平均壽命爲38.60(21-52)天。

迷宮漏斗蛛在湖北省武漢市以卵於11月中、下旬在灌木林、樹皮內、磚石堆中、房舍的門窗框上、雜草、桔葉上越冬,翌年3月下旬至4月上旬開始孵化,初孵幼蛛在卵袋內停留20天左右後,蛻第一次皮達二齡後出卵袋擴散,於8月下旬見成蛛,在該地區一年發生完整一個世代。

答案1

j·h·法布爾 [zww.cn/ROOT]會結網的蜘蛛稱得上是個紡織能手,它們用蛛網來獵取自投羅網的小蟲子們,可謂“坐享其成,得來全不費功夫”。還有許多其它種類的蜘蛛,它們用許多別的聰明的方法獵取食物,同樣可以以逸待勞,大獲豐收。其中有幾種在這方面很有造詣,幾乎所有的有關昆蟲的書都會把它們列舉出來。

那是一種黑色的蜘蛛,也有人叫它美洲狼蛛,它們是住在洞裏的,就像我以前講到的歐洲狼蛛一樣。但是它們的洞穴比歐洲狼蛛的洞穴要完備精細得多。歐洲狼蛛的洞口只有一圈矮牆,用小石子、絲和廢料堆成的,而美洲狼蛛的洞口上有一扇活動門,是由一塊圓板、一個槽和一個栓子做成的。當一隻狼蛛回家的時候,門便會落進槽裏,自動把門關了。如果有誰在門外想把它掀起來的話,狼蛛只要用兩隻爪把柱子抵住,門就緊緊關閉住,不會受外面的影響。

另外一種是水蛛。它能替自己做一隻性能很好的潛水袋,裏面貯藏着空氣。它在這裏面等待獵物經過,同時也可以說是在避暑。在太陽像大火爐一樣的日子裏,這地方的確是一個舒適涼爽的避暑勝地。人類中也有人嘗試用最硬的石塊或大理石在水下造房子。不知大家有沒有聽說過泰比利斯,他是羅馬的一個暴君,他生前曾經叫人爲他造了一座水下宮殿,供自己尋歡作樂。不過到現在這個宮殿只給人們留下一點回憶和感慨,而狼蛛的水晶宮,卻是永遠燦爛輝煌的。

如果我有機會觀察一下這些水蛛的話,我一定能在它們的生命史上添上一些未經記載的事實。但是現在我不得不放棄這個想法。因爲我們這一帶沒有水蛛。至於那美洲狼蛛,我也只有在路旁看到過一次。而那時候我恰巧有別的事情要去辦理,沒有時間去看它。錯失這個良機後,後來也就一直沒見到過它。

但是,並不是稀罕的蟲子才值得研究。普通的蟲子,如果好好地研究起來,也能發現許多有趣的事情。我對迷宮蛛的接觸機會極多,對它也很感興趣,所以對它作了一番研究,我覺得是很有收穫的。在七月的清晨,太陽還沒有焦灼着人的頭頸的時候,每星期我總要去樹林裏看幾次迷宮蛛。孩子們也都跟着我去,每人還帶上一個橘子,以供解渴之用。

走進樹林,不久,我們就發現許多很高的絲質建築物,絲線上還串着不少露珠,在太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好像皇宮裏的稀世珍寶一般。孩子們被這個美麗的“燈架”驚呆了,幾乎忘記了他們的橘子。我們的蜘蛛的迷宮真算得上一個奇觀!

經過太陽半小時的照射,魔幻般的珍珠隨着露水一起消失了。現在可以來專心觀察它的網了。在那叢薔蔽花的上方張着一張網,大概有一塊手帕那麼大,周圍有許多線把它攀到附近的矮樹叢中,使它能夠在空中固定住,中間這張網看起來猶如一層又輕又軟的紗。

網的四周是平的,漸漸向中央凹,到了最中間便變成一根管子,大約有八九寸深,一直通到葉叢中。

蜘蛛就坐在管子的進口處。它對着我們坐着,一點兒也不驚慌。它的身體是灰色的,胸部有兩條很闊的黑帶,腹部有兩條細帶,由白條和褐色的斑點相間排列而成。在它的尾部,有一種“雙尾”,這在普通蜘蛛中是很少見的。

我猜想在管子的底部,一定有一個墊得軟軟的小房間,作爲迷宮蛛空閒時候的休息室。可事實上那裏並沒有什麼小房間,只有一個像門一樣的東西,一直是開着的,它在外面遇到危險的時候,可以直接逃回來。

上面那個網由於用許多絲線攀到附近的樹枝上,所以看上去活像一艘暴風雨下拋錨的船。這些充當鐵索的絲線中,有長的,也有短的;有垂直的,也有傾斜的;有緊張的,也有鬆弛的;有筆直的,也有彎曲的,都雜亂地交叉在三尺以上的高處。這確實可以算是一個迷宮,除了最強大的蟲子外,誰都無法打破它,逃脫它的束縛。

迷宮蛛不像別的蜘蛛那樣可以用粘性的網作爲陷阱,它的絲是沒有粘性的,它的網妙就妙在它的迷亂。你看那隻小蝗蟲,它剛剛在網上落腳,便由於網搖曳不定,根本設法讓自己站穩。一下子陷了下去,它開始焦躁地掙扎,可是越掙扎陷得越深,好像掉進了可怕的深淵一樣。蜘蛛呆在管底靜靜地張望着,看着那倒黴的小蝗蟲垂死掙扎,它知道,這個獵物馬上會落到網的中央,成爲它的盤中美餐。

果然,一切都在蜘蛛的意料之中。它不慌不忙地撲到獵物上,慢慢地一口一口地吮吸着它的血,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至於那蝗蟲,在蜘蛛咬它第一口的時候就死了——蜘蛛的毒液使它一命嗚呼。接下來蜘蛛就要從容地來吃完它了,而對於這隻蝗蟲來說,這遠比半死不活或者活活被蜘蛛撕成碎片要舒服多了。

到快要產卵的時候,迷宮蛛就要搬家了。儘管它的網還是完好無損,但它必須忍痛割愛。它不得不捨棄它,而且以後也不再回來了。它必須去完成它的使命,一心一意去築巢了。

答案2

昆蟲記:迷宮蛛

j·h·法布爾 [zww.cn/ROOT]會結網的蜘蛛稱得上是個紡織能手,它們用蛛網來獵取自投羅網的小蟲子們,可謂“坐享其成,得來全不費功夫”。還有許多其它種類的蜘蛛,它們用許多別的聰明的方法獵取食物,同樣可以以逸待勞,大獲豐收。其中有幾種在這方面很有造詣,幾乎所有的有關昆蟲的書都會把它們列舉出來。

那是一種黑色的蜘蛛,也有人叫它美洲狼蛛,它們是住在洞裏的,就像我以前講到的歐洲狼蛛一樣。但是它們的洞穴比歐洲狼蛛的洞穴要完備精細得多。歐洲狼蛛的洞口只有一圈矮牆,用小石子、絲和廢料堆成的,而美洲狼蛛的洞口上有一扇活動門,是由一塊圓板、一個槽和一個栓子做成的。當一隻狼蛛回家的時候,門便會落進槽裏,自動把門關了。如果有誰在門外想把它掀起來的話,狼蛛只要用兩隻爪把柱子抵住,門就緊緊關閉住,不會受外面的影響。

另外一種是水蛛。它能替自己做一隻性能很好的潛水袋,裏面貯藏着空氣。它在這裏面等待獵物經過,同時也可以說是在避暑。在太陽像大火爐一樣的日子裏,這地方的確是一個舒適涼爽的避暑勝地。人類中也有人嘗試用最硬的石塊或大理石在水下造房子。不知大家有沒有聽說過泰比利斯,他是羅馬的一個暴君,他生前曾經叫人爲他造了一座水下宮殿,供自己尋歡作樂。不過到現在這個宮殿只給人們留下一點回憶和感慨,而狼蛛的水晶宮,卻是永遠燦爛輝煌的。

如果我有機會觀察一下這些水蛛的話,我一定能在它們的生命史上添上一些未經記載的事實。但是現在我不得不放棄這個想法。因爲我們這一帶沒有水蛛。至於那美洲狼蛛,我也只有在路旁看到過一次。而那時候我恰巧有別的事情要去辦理,沒有時間去看它。錯失這個良機後,後來也就一直沒見到過它。

但是,並不是稀罕的蟲子才值得研究。普通的蟲子,如果好好地研究起來,也能發現許多有趣的事情。我對迷宮蛛的接觸機會極多,對它也很感興趣,所以對它作了一番研究,我覺得是很有收穫的。在七月的清晨,太陽還沒有焦灼着人的頭頸的時候,每星期我總要去樹林裏看幾次迷宮蛛。孩子們也都跟着我去,每人還帶上一個橘子,以供解渴之用。

走進樹林,不久,我們就發現許多很高的絲質建築物,絲線上還串着不少露珠,在太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好像皇宮裏的稀世珍寶一般。孩子們被這個美麗的“燈架”驚呆了,幾乎忘記了他們的橘子。我們的蜘蛛的迷宮真算得上一個奇觀!

經過太陽半小時的照射,魔幻般的珍珠隨着露水一起消失了。現在可以來專心觀察它的網了。在那叢薔蔽花的上方張着一張網,大概有一塊手帕那麼大,周圍有許多線把它攀到附近的矮樹叢中,使它能夠在空中固定住,中間這張網看起來猶如一層又輕又軟的紗。

網的四周是平的,漸漸向中央凹,到了最中間便變成一根管子,大約有八九寸深,一直通到葉叢中。

蜘蛛就坐在管子的進口處。它對着我們坐着,一點兒也不驚慌。它的身體是灰色的,胸部有兩條很闊的黑帶,腹部有兩條細帶,由白條和褐色的斑點相間排列而成。在它的尾部,有一種“雙尾”,這在普通蜘蛛中是很少見的。

我猜想在管子的底部,一定有一個墊得軟軟的小房間,作爲迷宮蛛空閒時候的休息室。可事實上那裏並沒有什麼小房間,只有一個像門一樣的東西,一直是開着的,它在外面遇到危險的時候,可以直接逃回來。

上面那個網由於用許多絲線攀到附近的樹枝上,所以看上去活像一艘暴風雨下拋錨的船。這些充當鐵索的絲線中,有長的,也有短的;有垂直的,也有傾斜的;有緊張的,也有鬆弛的;有筆直的,也有彎曲的,都雜亂地交叉在三尺以上的高處。這確實可以算是一個迷宮,除了最強大的蟲子外,誰都無法打破它,逃脫它的束縛。

迷宮蛛不像別的蜘蛛那樣可以用粘性的網作爲陷阱,它的絲是沒有粘性的,它的網妙就妙在它的迷亂。你看那隻小蝗蟲,它剛剛在網上落腳,便由於網搖曳不定,根本設法讓自己站穩。一下子陷了下去,它開始焦躁地掙扎,可是越掙扎陷得越深,好像掉進了可怕的深淵一樣。蜘蛛呆在管底靜靜地張望着,看着那倒黴的小蝗蟲垂死掙扎,它知道,這個獵物馬上會落到網的中央,成爲它的盤中美餐。

果然,一切都在蜘蛛的意料之中。它不慌不忙地撲到獵物上,慢慢地一口一口地吮吸着它的血,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至於那蝗蟲,在蜘蛛咬它第一口的時候就死了——蜘蛛的毒液使它一命嗚呼。接下來蜘蛛就要從容地來吃完它了,而對於這隻蝗蟲來說,這遠比半死不活或者活活被蜘蛛撕成碎片要舒服多了。

到快要產卵的時候,迷宮蛛就要搬家了。儘管它的網還是完好無損,但它必須忍痛割愛。它不得不捨棄它,而且以後也不再回來了。它必須去完成它的使命,一心一意去築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