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求關於小學生母語教育的文章,謝謝各位幫忙!!

時間:2021-11-18

最佳答案

語文教學要“倡簡、務本、求實、有度”

中國教師報:張老師,您好,在我國的語文課改逐步走向深入時,各地在實踐中相繼出現了一些困惑。針對這種情況,您提出了“倡簡、務本、求實、有度”的語文教學觀,被老師稱爲“八字方針”。您能談談當時是基於哪些考慮提出這四點的嗎?

張慶:在貫徹落實《語文課程標準》的過程中,各實驗區的語文課堂出現了一些新的變化:激發兒童學習興趣多了,合作學習多了,使用多媒體多了,讓學生收集資料多了,鼓勵學生多元解讀多了……然而課程改革畢竟是一項全新的工作,大家難免會處置不當,乃至出現一些偏差。爲了進一步深化語文課程改革,我提出了這八個字,供老師在教學中參考。

先說倡簡。怎麼才能學好語文?我以爲這並不複雜,《語文課程標準》上說“在大量的語文實踐中掌握運用語文的規律”。語文實踐是什麼?最主要的不就是多讀多寫嗎?《語文課程標準》裏有一段話說得非常精闢:“提倡少做題,多讀書,好讀書,讀好書,讀整本的書。”這就是講的多讀。還說:“讓學生在寫作實踐中學會寫作。”這就是說寫多了,就會寫了。所以我們不要人爲地把語文教育搞得那麼複雜,那麼高深莫測。有些人將語文分解成一個個知識點、能力點,逐一進行訓練,試圖用這樣的教法提高語文教學效率,那完全是一廂情願。而有些老師備課,將《語文課程標準》所說的教學目標分別設定爲:知識能力、方法過程和情感態度價值觀,這就將語文學習的目標複雜化了。《語文課程標準》說的是教學目標的“三個維度”,而不是各自獨立的“三個目標”!簡簡單單地上語文,應具備這樣幾個特徵:頭緒簡化,目標單純;多一些“語文”(即讓學生多讀書、多動筆),少一些“關於語文”的東西;課堂情境相對穩定,而不是像走馬燈那樣頻頻轉換;作業當堂完成,把課外時間還給學生。

其次是務本。這裏的“本”有三層意思:一是以學生爲本位。教師千萬不可忘記:學生是“語文學習的主人”。教師要配合學生,不能讓學生配合自己。二是語文的本體。語文的本體是什麼?是語言文字,學語文就是學習語言文字。我曾概括爲“七字訣”,即識(識字)、寫(寫字)、讀(讀書)、背(背誦)、作(習作)、說(口語交際)、習(良好的學習習慣)。這是小學生必須掌握的語文基本功,應下大力氣抓好,抓實。事實上,語言文字是文化的載體,在教學過程中,只有讓學生觸摸語言,才能加深對文本的理解與感悟,從而受到情感的薰陶,獲得思想啓迪,享受審美樂趣,從而使人文性凸顯出來。目前,有些語文課堂是比過去活躍了,但形式主義的東西多了,這就淹沒了語文的本體。我曾聽到過一節有關《桂林山水》的“詞串識字”課。這節課老師光放多媒體就花了十來分鐘,邊放邊出詞卡。然後又讓小學生練習當小導遊,當堂給扮作遊客的小朋友介紹灕江風光。從文化薰陶上,老師的確下了很大的力氣,但識字的任務卻沒有很好地完成。“詞串識字”是“識字”課,識字寫字是主要任務。忽略了識字寫字,那還叫“詞串識字”嗎?第三是文本。我們講開發與利用教學資源,其實最重要的教學資源就是根據《語文課程標準》的精神編寫的語文教科書,因爲它是對《語文課程標準》規定的教學目標的具體落實。有人說不能過於看重文本,因爲文本不能解決學生髮展的所有問題。但現實情況恰是對文本的重視與鑽研遠遠不夠,超越文本的提法固然不錯,但如若對文本一知半解,何談超越呢?語文課上,教師引導學生鑽研文本,不能以老師的講解或學生的集體討論來取代學生個人的閱讀。引導學生鑽研文本,教師必先鑽研文本,如果教師對文本都沒有吃透,不瞭解編寫意圖,便很難做到以文本爲憑藉,幫助學生提高語文素養。幫助學生感悟課文,是引導學生鑽研文本最主要的手段。幫助學生感悟課文一定要扣着讀書進行,即所謂“扣讀導悟,讀中見悟”。應讓學生觸摸語言,感受其中蘊含着的思想感情,再通過自己的誦讀把這種感情讀出來。還要鼓勵熟讀成誦,以形成積累。 第三要求實。上課、教學研究都要倡導過去朱作仁先生提出的“三實”——真實、樸實、紮實。現在的語文課形式主義的東西不少,如不管需要不需要,都要使用多媒體,都要讓學生表演;明明每人都有課本,卻偏要把課文逐段打在屏幕上;明明自己朗讀很好,卻偏要讓錄音機代勞。動不動就讓四人小組討論,還沒有說上兩句,卻又立刻叫停。這樣的合作學習有什麼實效?在教學研究中,也存在着追求浮華、不講實效的問題。上研究課,追求觀賞性,花樣多了,務實少了。有些教學研究文章,追求所謂“學術性”,食“洋”不化,術語堆砌,故弄玄虛,讓人讀後一頭霧水。我認爲,上公開課,應提倡以平常心上常態課,搞課題研究也要倡導一種實事求是的風氣:課改中遇到的問題即是研究的課題,自己的教學實踐即是研究的過程,教學的效果即是研究的成果。提倡邁開自己的雙腳,走在自己的土地上,用自己的眼睛去觀察,用自己的大腦去思考,從而得出自己的結論。這樣做研究或寫文章,才能實實在在、明明白白,於人有用,於己有益。對於“訓練”,在《語文課程標準》中似乎有點淡化了,其實《語文課程標準》說:“語文教學要注重語文的感悟、積累與運用,注重基本技能的訓練,給學生打下紮實的語文基礎。”可見,屬於基本技能的東西,如寫字、讀書、作文等,還是要紮紮實實地進行訓練的。

第四是有度。所謂有度,就是不管做什麼事都要把握一個合適的度。反思一下這一輪的語文課改,其前期出現的一些做法並不是不好,而是在“度”的把握上出了問題。如,爲了尊重兒童的獨特體驗,卻放棄了教師用正確的價值觀來引導學生;強調了自主學習,又忽略了教師的傳授;上課時佔用大量的時間讓學生交流蒐集來的資料,卻把文本丟在一旁;不恰當地使用多媒體,以多媒體取代了讀書;等等。再好的手段、方法,如果沒有把握好合適的度,用得過了頭,其結果往往是事與願違。

語文課堂應該追求“和諧、圓融、自然”的境界

中國教師報:在2007年,小學階段的課改實驗已經進行整整一輪了。您當時提出了語文課堂應該追求“和諧、圓融、自然”的境界,又是基於怎樣的想法呢?

張慶:這也是有針對性的。我想重點談一談“和諧”。

《語文課程標準》強調了語文課程是一個多維的整體,有多重功能。多重功能的關係怎麼擺?我以爲應當追求整體的和諧。要達到整體的和諧,構成語文課程的諸要素就要保持一個合適的度。這好比是做一道菜,主料多少,配料多少,佐料多少,怎麼把握火候,都安排得比較適當了,做出的菜纔好吃。

當前在語文教育領域,流派紛呈,口號很多,這是語文課程改革成功的重要標誌,是應當鼓勵與提倡的。我想說的是關於流派的命名。現在比較時興的做法,是在“語文”的前面冠上一個定語,稱爲“某某語文”。我總覺得這樣的稱說不甚妥當。因爲你打出了旗號,就要努力突顯你的東西,如果無限擴張,你就會有意無意地壓縮了其他的維度。時間長了,就會導致語文課程的異化。我這麼說,絕不是反對語文教學中形成不同的流派和風格,只是想友情提醒一下:要全面實現《語文課程標準》提出的各項目標,不要以偏概全。

此外還要“圓融”。各個維度的尺寸把握好了還不夠,還要善於把各個維度融爲一體,使之非常圓滿,就像一個渾圓的球。

所謂“自然”則是指在操作層面上怎麼將工具性與人文性統一起來。有人說,統一的道理我們都明白,可一上起課來,還是無法迴避:究竟是應當突出工具性,還是以精神薰陶爲主?我的回答是,順其自然,不要刻意怎麼樣怎麼樣。也就是說要實事求是,具體情況具體對待,一切從實際出發,從效果出發。

中國教師報:在即將出版的《張慶文集》中,您將對語文的感悟歸納爲“十四韻”,能否請您爲我們具體介紹一下“十四韻”的內容?

張慶:2004年10月份,《小學語文研究》主編袁浩先生約我寫一篇“卷首語”。寫什麼呢?就寫我熟悉的語文教育吧。於是我就寫了十首打油詩,總題爲《感悟語文》,刊登於《小學語文研究》2004年第12期。以後,我又增加了四首,這樣就成了“十四韻”。其內容有習慣、識字、寫字、釋詞、閱讀、習作,有語言積累、語文實踐活動,還有學生觀、教學觀等。這十四首打油詩,大致包括了我對語文教育的一些認識。限於篇幅,我只能就其中的幾首說一說。

第1首:“養成好習慣,恆久乃爲功。終生受其益,譬若影隨形。”

從某種意義上說,學習語文的過程,就是養成良好語文學習習慣的過程。我們所說的習慣,不僅指語文學習過程中的諸多行爲習慣,而且還應包括語文能力本身,如寫日記,閱讀小說、詩歌,遇到問題查閱工具書或上網搜檢,等等。前人說“幼學如漆”,小學階段經過長期訓練而養成的諸多語文學習的技能與習慣,刻骨銘心,習以爲常,可以影響孩子一生。

第3首:“豈唯純工具?寫字可育人。硯穿池盡墨,筆走泣鬼神。”

現在社會上有一種相當普遍的看法:電腦都普及了,讓學生花這麼大的功夫練字,值得嗎?“電腦取代論者”只是把漢字看作純粹的負載信息的書面符號,殊不知漢字本身就是一種文化,讓學生學寫漢字,是接受民族文化的薰陶。人能寫字,字也能“寫”人。也就是說,寫字可以陶冶人的情操,培育人的靈性。這正是《語文課程標準》重視寫字教育的一個重要因素。

第7首:“教者如媒妁,促其自溝通。讀書須自悟, 嘵嘵不中聽。”

在閱讀教學中,教師的角色好像“婚姻介紹人”,其任務就是把文本介紹給學生,讓學生直接面對文本,跟文本“談戀愛”。教師應當創造條件,讓學生與文本充分對話、交流。“介紹人”要有眼色,該避讓的就要避讓。不恰當地居間聒噪,喋喋不休,是會惹人討厭的。如果“雙方”正處在“熱戀”之中,“介紹人”儘可以放手;只有當“雙方”交流出現了“故障”的時候,才需要“介紹人”出面疏通一下。

第14首:“欲做弄潮兒,莫效擡驢人。廣採百花粉,釀蜜由自身。”

在課程改革的大潮中,一些老師有這樣的迷惘:聽專家講座,這個人這樣說,那個人那樣說;看名師上課,這個人這麼上,那個人那麼上,究竟該聽誰的?我們要有自己的主見。有個老師說得好:我們要像蜜蜂那樣在百花叢中採集花粉,但要釀出蜜來,還得依靠自身。我們要不迷信,不盲從,尊重實踐,善於思考。

教材要力求傳統經驗與現代意識的融合

中國教師報:許多人都用“民族化、現代化、簡約化”來概括您主編的這套小語教材,那麼您能否給我們介紹一下,當時在編寫這套教材的時候,您在吸納傳統語文教育經驗、傳承民族文化方面有哪些特別的思考和設計?

張慶:弘揚和培育民族精神,增強民族的創造力和凝聚力,是歷史賦予我們的重任。我們1994年1月組建了小學語文教材編寫組。那時候,小學語文教材中政治說教的傾向仍未能從根本上得到解決。在這樣的大背景下,編寫組鮮明地提出了弘揚民族文化,繼承優秀傳統道德的觀點。

基於上述思考,我們在編寫小學語文教材的過程中,力求體現這一編寫思想。我想單就親情這個側面說一下。我們認爲,“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如果一個人對自己的父母情感都十分淡漠,那還談什麼熱愛祖國、熱愛人民?當時我們就有一個強烈的願望,一定要讓我們的下一代讀了我們的課本,個個成爲有情有義的人。

漢語拼音有w、y這一課,我就編創了這麼一幅情境圖(見圖1),又配了一首語境歌:“老烏鴉,叫嘎嘎,捉條蟲子喂娃娃。秋風起,天氣涼,媽媽爲我做衣裳。”小學生看着情境圖,讀着語境歌,不光學習了w、y,而且感受到母愛,懂得長大了要孝敬父母。又如在低年級單元練習中,有一首“成語歌”是這樣編的:“骨肉之情、痛癢相關、情深似海、恩重如山”,插圖是:一位小學生有病,媽媽一手端着藥碗,一手拿着勺子給孩子喂藥。這樣內容的課文也有不少,像低年級的《陳毅探母》,講的是陳毅元帥趕回故鄉探望生病的老母親,他主動地給母親洗衣服。一般來說,寫元帥大都寫他的戎馬生涯,我們卻從親情這一角度入手,使學生通過閱讀,受到感染和教育。

我們的前輩留下了許多寶貴的傳統語文教育的經驗,值得我們很好地來繼承,但不是拿來主義,要容納時代需要的東西,爲現實社會服務。如我們設計的“詞串識字”,其中有一課是“春天 春風 春雨/柳樹 小草 嫩芽/布穀 燕子 蜜蜂/梨花 杏花 桃花”(見圖3),這就是借鑑了傳統蒙學韻語識字的經驗,但又有所拓展,如它的豐富的人文內涵,激發兒童想象力的功能,認識事物的功能,等等。這就是傳統經驗與現代意識的融合。

中國教師報:張老師,您能否從自己讀書生活的經歷,給年輕老師一些教師專業閱讀的建議?

張慶:提高語文素養,要靠“讀讀寫寫,寫寫讀讀”。要博覽羣書,特別要讀經典,讀四大名著,要背誦百把篇古典詩詞,現代和當代中外著名的兒童文學作品也要涉獵。我覺得直到今天這句話還是適用:你要給學生一桶水,自己就得有十桶水、百桶水。在這方面我有兩點建議:一是要摸索適合自己的讀書方法。比如我讀小說,喜歡配合觀看相關的影視作品。如讀《戰爭與和平》,就看同名電影;讀歷史書,就參閱相關地圖;讀經典,往往將幾個不同的注本對照起來讀,等等。二是要配合自己的研究專題和寫作來讀書。這樣讀書往往印象深刻,經久不忘。

中國教師報:在這麼多年的教材實驗中,許多實驗區的老師都得到過您的悉心指點,大家也被您這種熱忱的關愛及其對母語教育的情懷所激勵,您對他們,對母語教育的明天,有哪些特別的期待?

張慶:要建設母語教育新體系,不是一代人兩代人的事情,需要幾代人爲此不懈地努力。我把我學習母語以及研究母語的歷程真實地記錄下來,提供給大家,意在爲有志於母語教育研究的年輕一代提供一些可資借鑑的東西。

我寫過一首詩,其中有這麼兩句,頗能表達我的心聲:“可畏後生驤首去,佇觀戰績紀新篇”。我希望也相信青年一代會超過我們,比我們幹得更好,幹得更出色。

張慶,江蘇省特級教師。現任教育部基礎教育課程改革南京師範大學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小學語文),國家課程標準蘇教版小學語文實驗教科書主編,南京鳳凰母語教育科學研究所所長。出版專著《我的小學語文觀》《面向未來的母語教育》《張慶文集》(八卷);參與編寫《現代教學方法百科全書》《中國古代詩詞名篇分類鑑賞辭典》《母語教材研究》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