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雙版納內的千年古樹有多少種? 100

時間:2021-11-18

最佳答案

雲南-西雙版納-生物多樣性

地處我國雲南邊疆的西雙版納地區恰好是我國熱帶的北界,因此兼有熱帶和亞熱帶的氣候特點。

如果說埃及文明古國的興旺是發源於尼羅河,那麼西雙版納的富饒美麗則來自奔騰的瀾滄江。瀾滄江兩岸的原始森林,直到解放初期纔有了人的足跡。這裏是我國僅有的兩大片熱帶雨林中的一片,是我國生物種類最豐富的地區之一。

動植物生命的搖籃

在植物種類中,西雙版納地區僅高等植物就達4,000餘種。其中具有經濟價值的食用植物200餘種,藥用植物300餘種,油料植物100多種,珍貴用材樹100餘種,竹類50多種,屬於國家重點保護的一、二類植物幾乎有50%分佈在這裏。西雙版納的動物區系是我國大陸動物區系最豐富的地區之一。這裏分佈着獸類約62種;鳥類400餘種,約佔全國鳥類總數的三分之一,其中雲南特產的種類約有70種;魚類近100種;兩棲類32種。在這些豐富的動物資源中,稀有珍貴的動物250餘種,這裏保存的野象、野牛、白頰長臂猿、懶猴、巨蜥、犀鳥、綠孔雀等都是國家重點保護的一、二類動物。物種豐富的程度勝過我國其他地帶,被稱爲“動植物王國”。同時科學家還認爲它又是許多物種起源的地方,故又有“動植物生命的搖籃”這一美稱。

瀾滄江流經的河谷盆地,集中了西雙版納熱帶豐富資源的精髓,沿着這條清澈湛藍的江水伸入河谷盆地中,一年兩、三熟的水稻以及香蕉、荔枝、芒果、番瓜……各種熱帶水果比比皆是,傣族人民別緻的竹樓掩映在高大挺直的檳榔樹叢之中,別有情趣。

西雙版納就象一顆青翠欲滴的明珠,爲人類保存了良好的生態環境和豐富的資源。因此,國家很早就重視保護這一珍貴的自然遺產,自1958年以來,在西雙版納地區先後建立了小勐養、勐侖、勐臘、大勐龍4處以保護熱帶綜合生態系統爲目的的自然保護區,1981年經調整後合併爲西雙版納自然保護區。這個自然保護區不僅具有熱帶和南亞熱帶的水平地帶性特點,同時又有自己獨特的地理風貌,形成別具一格的熱帶生態系統。

經調整後的西雙版納自然保護區面積爲200,000公頃,地跨景洪、勐海、勐臘三縣,分爲五片建立保護站進行管理。

具有乾溼季節交替的熱帶季風氣候

來自印度洋的西南季風和太平洋的東南季風帶來大量暖溼氣流,北方南下的冷空氣因高山阻擋而難以入侵,形成了西雙版納自然保護區高溫多溼的熱帶季風氣候。這裏的年平均氣溫達22℃,全年無霜,年平均降雨量2,000毫米以上,無明顯的春、夏、秋、冬季節劃分,只有幹、溼季交替的不同,每年5~10月爲雨季,11月至翌年4月爲乾季,這段時期氣溫稍低,日溫差較大,常有輻射霧形成。在過去,當西雙版納還處於原始狀態時,每晚11時左右,整個大地便被籠罩在濛濛的濃霧之中,直到次日中午12時方消,霧以較粗的水滴出現,猶如下降小雨,以致植物葉面不斷掉下水珠,如果站在一株香蕉樹下,便會清晰地聽到小水點落在香蕉樹大型葉片上的嘀嗒聲。這些雨狀霧彌補了乾季水分的不足,而且又集中於夜間,對植物的生長極爲有利,所以這裏四季常青,作物具有速生豐產的優點。植物得到足夠的熱量和水分條件,生長髮育良好,形成了繁茂的熱帶雨林。

最近十幾年來,由於多種因素的影響相干擾,西雙版納的森林遭到嚴重破壞,在五十年代建立起的大勐龍自然保護區已不能發揮保護生態環境的作用,整個西雙版納地區的溼度降低,森林面積縮小,致使熱帶森林及作物的生長、生態系統內部物質和能量的流動循環都發生了變化,因此加強自然保護區的管理,逐步恢復良好的生態環境,保護熱帶雨林的繁茂生長,已成爲迫在眉睫的任務。

熱帶雨林奇觀

世界熱帶雨林集中分佈於赤道兩側南、北迴歸線之間的高溫多雨地區,我國熱帶雨林已處於雨林分佈的北緣,又是在熱帶季風氣候條件下發育而成,因此從雨林的外貌、結構、種類組成等方面都有別於赤道雨林。西雙版納自然保護區由於乾溼季分明的氣候,形成了部分上層喬木具有一段較短而集中的換葉期,但整個森林仍具有常綠的外貌及雨林的其他特徵,這種雨林就稱爲季節雨林。

(1)(直)---立如屏的板狀根 熱帶季節雨林是西雙版納自然保護區最主要的原生植被類型。高大參天的喬木樹種極其豐富,一般樹高爲30~35米,少數高出優勢林冠之上的樹種可達45米,參差不齊,層層相疊,難以劃分出明顯的界限,只是從喬木樹種不同的水分生態適應性,大體可分爲4~5層,鬱閉度達90%以上,通常在50×50平方米的羣落樣地中就含有高等植物100種以上,足見其植物種的豐富程度。生長旺盛的上層樹木一般胸徑都在50釐米以上。具有代表性的季節雨林樹種千果欖仁胸高處的直徑大者達到4米。番龍眼、箭毒木、龍果、高山榕、刺桐、緬漆樹、半楓荷、天料木、盧氏蔥臭木、大烏臼、白欖、大葉樸、木奶果、大葉藤黃、韓氏榕、降真香、雞血樹、多瓣蒲桃等均爲這種森林的主要組成者。這些喬木的樹冠大小各異,胸徑及高度也很不一致,但大多數都具有一種在溫帶森林中從未見過的板根結構。這是一種非常有趣的生物特性,即在接近根部的莖基生出放射狀的側根,這些側根延伸到數米遠,形狀扁平如木板,板翼高出地面數米之多,直立如屏,成爲熱帶雨林中的一種奇特景觀。板狀根是熱帶雨林中特有的生態現象。爲了支撐高大的樹體,有的全方位長出翼狀板根,其中以四數木板根最爲發達,最大者寬1Om餘,高7-8m,灰白色樹幹和板狀根如同一枚待發的大型火箭,雄偉壯觀。

(2)奇特的老莖生果 樹木開花結實是植物正常的生命活動,尤其在夏秋黃金季節到來時,累累碩果掛滿樹梢枝頭,一陣輕風吹來,不時會有成熟果實飄落地面,這些本是人們早已熟悉的自然現象。但在熱帶雨林中,一些喬木樹開花結實卻不遵循人們習慣了的常規,榕樹、木奶果、樹菠蘿、番荔枝等便是這類樹種,它們的果實不是着生在新芽發出後抽出的新生枝條上,而是在老化粗壯的主幹上,有無數顏色鮮豔而晶瑩的果實密集貼莖而生。這對初到雨林的人來說是一種陌生而又費解的怪現象,在植物學界,把這種異常景象稱爲老莖生花和老莖生果,是熱帶雨林獨具的又一特色。對於這種奇特現象的生理機制,植物學家們衆說紛紜,但大多認爲這是植物在演化過程中一種古老的特徵被保存下來的結果。雨林中老莖生花隨處可見,光禿的樹幹上開滿了一簇簇橙紅色的火燒花,聚果榕、木奶果、偏葉榕、假荔枝、無憂花、銀勾花等樹幹上結滿了成串的果實,綠的如翡翠,紅的似瑪瑙。最壯美的要數雲南波羅蜜,樹幹上掛滿了十多個甚至幾十個果實,有的重達15kg,成熟時散發出特有的香昧,這在其它森林類型裏則是無從尋覓的。

下木層在熱帶季節雨林中不顯著,它們實際上是由高大喬木更新後的幼樹及一些小喬木組成的。雞矢樹、尖葉楠木、雲南大沙葉、菲島桐、鵝掌柴、米仔蘭、山茱萸、印度血桐、紫金牛、腺萼木等爲常見種。

林內陰溼,草本稀少,只有在樹冠間隙形成的林內“天窗”下,透進微弱陽光的空地上有海芋、柊葉、球米草、仙茅、卷柏、金毛狗蕨、愛地草等生長。

(3)能攀善爬的附生植物 在西雙版納的熱帶森林中,除了層層相疊、樹冠交錯的高大喬木外,還有一些十分奇特的植物,這類植物或是沒有直立主幹的藤本植物;或是不依靠土壤中的養分爲生而爬上各種樹木去完成它們的生活史。它們既能攀上高大喬木的樹冠,又能生於樹幹、枝椏甚至葉片上,於是便出現了樹上有樹、葉上長草的奇異景象。很難劃分它們屬於森林中的任何一個層次,因此這類植物便被稱爲“層間植物”或“層外植物”。

“層間植物”的生活型繁多,有的是草本,有的爲灌木,還有一些經過生存競爭最後長成了大樹,也有人們不大注意的苔蘚和地衣。它們大多數種類的生活方式屬於“附生植物”和“寄生植物”。

各種層間植物在森林中所佔的位置也各不相同,巨大粗壯的木質藤本植物橫七豎八地從各個方面伸出,相互纏繞或伸向喬木,有些藤本常常吊掛於其他喬木枝幹上或高攀於樹冠之頂,其莖粗達20~30釐米,扭成索狀或絞繩狀,在林中巧妙地攀援穿行。人們想要隨着藤蔓去尋根究源是十分困難的,所以對進一步認識和研究它們的生態生物學特性也就受到某些限制,有些甚至難以確定它們應屬於哪一類植物。這裏常見的木質藤本植物是使君子藤、桫拉藤、蛇藤、巖爬藤、象羽葉藤、省藤等。

還有兩種特殊的大型木質藤本植物是具有長達10~25釐米大葉片的崖角藤和具有羽毛扇狀巨型葉片的麒麟葉。這兩種藤本植物的根不扎入土壤中,而是附着於其他喬木樹幹上,待長出新苗後便藉助喬木樹幹爬上樹冠,以便得到陽光,進行光合作用。這便是附生植物的生活方式。小型的附生植物在西雙版納的森林中種類極爲豐富,尤以蕨類植物和蘭科的各種蘭花最爲普遍,窠蕨、松葉蕨、石斛、鳥舌蘭等奇妙地生於大樹的枝椏、樹叉及樹枝上,長出各種枝葉和花朵,包圍着樹椏,高懸於空中,形成熱帶雨林中別緻的空中花園。最小的附生植物多爲苔蘚和地衣,它們生在林下的樹葉上,常被人們所忽略。

寄生植物和附生植物一樣,在熱帶雨林中佔據着相同的空間,它們也不生長在土壤中,而是長在其他大樹上,且對寄主植物危害很大,一旦附着於樹幹上,長出幼苗後,根部便深入寄主植物樹幹中,無情地吸取寄主植物的養料,最後寄主植物便會因缺乏營養而枯黃死亡;寄生植物也隨着寄主植物的死亡而失去生命的支柱。

(4)絞殺植物 雨林中還有一類十分特別的大型植物,它們多數是桑科的榕屬植物或五加科的樹種。這類植物常從附生於其他樹上開始,最後將附主植物置於死地,而自己卻得到旺盛生長,發育成大樹。它們具有附生植物的特點,但又不完全象附生植物,它們能把附主植物摧殘致死,但又不是靠吸收附主植物養料爲生,自己也能進行光合作用,製造養料,故把它們形象地稱爲“絞殺植物”。絞殺植物與附主植物之間進行着一場你死我活的生存鬥爭,當絞殺植物附着於附主植物樹幹上以後,便不斷生出許多不定根從喬木高大的樹枝上向下懸垂,所以稱這種不定根爲氣生根;隨着時間的推移,氣生根不斷伸長向下扎入土壤中並逐漸增粗,無數氣生根互相交織成網狀的外套,緊緊地纏繞包圍在附主的樹幹上,形成強度的壓迫作用,逐漸抑制和破壞附主植物運送營養物質及水分的輸導組織,絞殺植物則爬上附主植物的頂部爭奪陽光,根部深入土壤中爭奪水分和養分,最後附主植物便因缺乏必要的養料而死亡,絞殺植物則長成綠樹成蔭的大樹,在熱帶雨林中成爲一組特殊的生態類羣。

在熱帶森林裏,人們對軀幹挺拔,綠葉蔥籠的大榕樹讚歎不己,然而人們並不十分了解它長得如此瀟灑的奧祕。榕是一個大的家族,有些榕樹具有侵略天性,人們稱其爲“絞殺植物”。高山榕是最兇惡的一種,它依靠鳥雀吃它的果實,把果核排泄在別的樹幹上,隨後,這些種子發芽,並長出許許多多的氣生根,將其賴以生存的喬木捆綁起來,奪取它的陽光、雨露.吸取它的養分,絞殺它的生機,使它逐漸枯萎死亡,取而代之。有的榕樹長大以後,樹冠枝極向四面迅速伸展,並不斷長出附生根和氣生根,形成幾十“棵”子樹簇擁着母樹的奇特景觀,此即“獨木成林”。銅壁關自然保護區內有棵榕樹,母樹胸徑2.15m,胸徑50cm以上的支柱根有105條,樹冠遮地5280m2,是現在雲南的榕樹王。

具有各種不同生活方式的層間植物,成爲熱帶雨林具有標誌性的特徵。

(5)“獨木成林”的大青樹 還有一些樹種長期適應熱帶季節雨林溼潤的生境,葉子尖端形成長尾狀的滴水葉尖,榕屬的高山榕便具有這種獨特的葉形,很是優美;高山榕樹冠龐大,莖幹粗壯,不僅具有厚實的板狀根,而且從樹枝上常常可以生出許多氣根,這些氣根扎入土中,形成一根根樹幹狀的支柱,形成“獨木成林”的景觀,所以傣族人民常把它種植在村寨附近作爲納涼之地。他們喜愛高山榕強大的生命力及四季常青的優美的樹形,故稱它爲“大青樹”,並作爲吉祥的象徵。

在保護區的熱帶季節雨林中分佈着一類特有的望天樹林,它的分佈集中於勐臘縣境內的補蚌地區。望天樹在羣落中以其高達50餘米的身軀獨佔上層,而且是一種稀有的珍貴樹種,成爲保護區中重要的保護對象。

岩石上的森林

山地丘陵起伏是西雙版納自然保護區地形的最大特點,正是山地複雜多樣的地形變化,爲各種植物的生長髮育提供了條件。而在保護區的勐臘縣,有着一類特殊的石灰山,這些石灰山是在二疊紀的石灰岩基質上發育而成的,石灰岩在熱帶地區豐富的雨水淋溶及河流侵蝕作用下,形成各種岩溶地貌,千姿百態,異常優美。它不僅有着類似桂林山水的溶洞,也有與雲南石林相近的“小石林”。而更爲珍奇的是,在這些岩石構成的山上,生長着繁茂的熱帶森林,這種森林稱爲石灰山季雨林。

石灰山岩石多於土壤,水分不易貯存,要在上面長出繁茂的森林,即使人工去種植也要付出巨大的勞動才得以實現。那麼自然狀態生長的森林又是如何從稀少的土壤中去獲得水分和養料呢?原來石灰山上的森林經過長期的自然選擇,對石灰岩這種特殊的生境產生了極強的適應性。很多樹木的根系極其發達,長長的伸入岩石縫隙的土壤中吸取養料和水分。但許多石灰山的岩石覆蓋面積達80%以上,根系很難伸入土壤中,便從四面八方形成密集的網狀根固着於岩石表面,把岩石包圍起來;還有一些植物形成象熱帶季節雨林中的板根順巖壁生長,遇到岩石間有土壤的縫隙,便擠進去形成牢固的根系,充分利用土壤中的水分和養料。爲了保存來之不易的水分,以維持樹木的生長髮育,石灰山季雨林樹種的葉子常常是硬革質,摸上去有光滑之感;還有一些樹葉則被—層蠟質所覆蓋,這樣它們便能反射陽光,減少水分的蒸騰。

石灰山季雨林由於具有特殊的基質,因此樹種組成也有着適應這種基質條件的特性,與熱帶季節雨林有着明顯的區別。有一種分佈十分普遍的樹叫龍血樹。從這種樹的名稱來看就非常特別。這是一種屬於百合科的喬木樹,別看它的高度僅10多米,但卻有着粗壯的樹幹,常常可達到1米。這種樹不僅有着長長的帶狀葉片,形成優美的樹姿,可以選作觀賞樹,而且它還是一種珍貴的藥用值物。龍血樹的樹幹受傷後便會流出一種樹脂把受傷部分染成紫紅色,也許這紫紅的顏色就是這個奇怪樹名的來歷吧。被樹脂染紅的這部份壞死木,便是貴重的中藥“血竭”。現在,自然保護區中已加強了對龍血樹資源的保護。

常綠喬木光葉白顏樹爲石灰山季雨林佔優勢的特徵植物,成爲森林中佔據上層的主要樹種。在上層出現較多的落葉大樹,是石灰山季雨林區別於熱帶季節雨林的另一特點。例如大樟葉樸、柯侖木、嘉欖木、九層皮、長葉榆、毛葉樸、半楓荷等喬木樹在乾季到來時,部分樹葉脫落,露出灰白色的樹幹,極其耀眼,構成石灰山季雨林特殊的羣落外貌。這種生活習性,是適應石灰山較乾燥的特點而形成的。

具有多種美麗樹型,象徵熱帶風光的棕櫚科植物,在西雙版納熱帶雨林和季雨林中都經常可見,結人以特殊景觀之感。在石灰山季雨林中具有代表性的棕櫚科植物魚尾葵,以其特別的葉片而受人們的喜愛。在高達20米的挺拔樹幹頂端,生長着許多羽狀全裂的大葉片,每一片大葉的頂端裂片爲扇形,兩側裂片爲具有不規則缺刻的菱形,看上去與魚尾十分相似,因此而得魚尾葵的名稱。這種樹全身是寶,莖含有豐富的澱粉,邊材是手杖、筷子及工藝品的好原料,根部可做強筋骨的藥;把它植於庭院中又是一種美麗的觀賞樹。

熱帶生物資源寶庫

西雙版納熱帶森林類型的豐富和物種的繁多,難以在這裏一一列舉,現在已知其中的許多植物在人類生活中具有重要的作用。特別是藥用植物在西雙版納的林海中更是豐富,難怪有人形容說,在西雙版納只要隨地一坐就壓倒三顆藥草。古柯、安息香、貓須草、廣霍香、檀香、吐根、兒茶、肉桂等名貴南藥的野生種都可在這裏找到,許多難以治療的病症也逐漸從熱帶野生植物中尋找到藥源。例如治療高血壓病的降壓靈,長期以來依靠進口的印度蛇根草配製,自從在西雙版納找到了它的近親植物——雲南蘿芙木以後,發現其療效並不亞於印度蛇根草,從而結束了進口蛇根草的歷史;進入國際市場的雲南白藥的主要配料——七葉一枝花和治療麻瘋病的大楓子,在西雙版納熱帶森林中也很常見;此外,近幾年新發現的美登木可提取抗癌藥物。

有的植物種子含有能食用的油脂,或作爲工業用油,常見的有油瓜(油渣果)、打油果、山-----(木岡)、石慄、山桔子、風吹楠等10餘種。值得一提的是葫蘆科的木質藤本油瓜的種仁,含油率高達71.9~77%,是一種美味可口的食用油,目前已進行馴化栽培。禾本科的香茅具有一種檸檬清香味,可提煉香精作爲化妝工業原料,現已廣爲栽培;多種樟科植物也爲芳香油原料。劍麻、蕉麻、番麻等是良好的纖維植物。還有許多優良用材樹、單寧植物、澱粉植物等。

豐富的植物和茂密的森林,給多種熱帶動物提供了棲息場所和繁衍的優越條件。森林中的各種鳥類最爲豐富,羽色豔麗的原雞是現在家雞的祖先,又是味道鮮美的珍禽;綠南鳩、灰頭南鳩、畫鶥、灰白鸚鵡、赤胸擬啄木鳥、銀耳相思等小型鳥類,都是熱帶森林中的常客;而最珍貴的鳥類首推雙角犀鳥,體型較大,全長達1米左右,當雌鳥孵雛期間,生活習性極爲特別,雄鳥將雌鳥用泥封於空心樹幹中,並留一小孔,以便送食給雌鳥,直到幼鳥被孵出才結束這段有趣的生活,這也許是一種保存種族的生存競爭方式吧。林下的綠孔雀、藍翅八色鶇等,都是保護區中的珍貴鳥類。獸類中的野象(亞洲象)、野牛、水鹿、孟加拉虎、小靈貓,以及懶猴、熊猴、獼猴等多種猴類都是我國稀有珍貴動物;特別是白頰長臂猿是靈長類中比較進化的種類,被列爲國家一類保護動物。還有一些鼠類及飛蜥、巨蜥、蟒蛇等爬行動物。

所有的動物都與其生存的環境構成和諧的生態系統,其物種的豐富程度及結構的複雜性,均爲各類生態系統所不及,因此在熱帶地區建立以保護生態系統爲主要目的的自然保護區具有深刻的科研及經濟建設意義。

西雙版納自然保護區自建立以來,有關單位作過多次科學考察。同時對野生植物進行了馴化繁殖工作,許多經濟價值高的野生植物已被直接用於人們生活及各項經濟建設中。

熱帶雨林中的巨樹—-望天樹

熱帶森林是物種最豐富的地區已爲人所共知,但在這塊寶地上蘊藏着的無數珍奇植物還不爲大家所熟悉,其中分佈在雲南西雙版納自然保護區的望天樹和廣西(山弄)---崗自然保護區的擎天樹的發現,轟動了植物學界,普遍認爲這是一項了不起的發現,科學工作者對此寄予極大的興趣。

望天樹是我國科學工作者在七十年代新發現的龍腦香科植物,屬於我國的特有種。高聳挺拔的樹幹在鬱閉的熱帶森林中使人無法仰望到它的樹頂,靈敏的測高器此時也顯得無用武之地了。通過伐倒樹木進行樹幹解析,發現它還是一個速生樹種,七十年生的望天樹高可達50餘米。這些世上少有的巨樹棵棵聳立於溝谷雨林的上層,高出第二層喬木20多米,真有刺破青天之勢,這正是人們賦予它望天樹這個名稱的由來。

保護區中的望天樹,在海拔700~1,000米的溝谷雨林及山地雨林中可以形成獨立的羣落類型。雨林的外貌和結構特徵都可在這裏找到,組成樹種極其豐富,在20米x20米的樣地中就可登記到喬木56種。第二層喬木以季節雨林的標誌種千果欖仁、番龍眼、蔥臭木、雲南肉豆蔻等佔主導。

望天樹的更新能力強,每公頃有幼茁9,000~34,000株,而且生產力高,一棵望天樹的主幹材積達10.5立方米,材質性能良好,是值得推廣種植的優良樹種。

望天樹被科學界認爲是熱帶雨林的標誌樹種,因此它的發現,無疑爲我國熱帶雨林性質的確定增添了新的科學依據,從而提高了望天樹的科學價值。

鑑於望天樹的經濟和科學價值,且分佈區十分侷限,已被列爲我國重點保護的珍稀植物,同時還應在保護區中試行人工栽培,擴大這一珍貴的種質資源。

還有另一種與望天樹相近的龍腦香科巨樹——擎天樹,這也是最近幾年才被發現的新種。到目前爲止只在廣西省的(山弄)--崗自然保護區有天然分佈的擎天樹。這種大喬木與望天樹有着極密切的親緣關係,它們不僅是同一屬的植物,而且擎天樹就是望天樹的變種,所以在外形上十分相似,也具有高大挺拔的樹幹,樹高常達60~65米,枝下高30米以上,材質堅硬,耐腐性強,而且刨切面光潔,紋理美觀,是熱帶地區又一優良用材樹。

擎天樹無論在科學研究還是經濟方面都具有與望天樹同等的價值,它們猶如一對“孿生兄弟”,正在保護區中茁壯成長。

植物的王國

西雙版納的植物種類之多,多得令人驚歎!雖說同是居於自然保護區,面積也比西南林區或小興安嶺林區少許多,但植物學家們曾量過一塊50米見方的林區,小小的林地上、高等植物竟達130多種,而在東北小興安嶺的紅松林裏,同樣大的一塊林地、各種植物也才40多種。佔全國總面積1/500的西雙版納,有將近5000種的高等植物,竟佔了全國3萬多種高等植物的1/6,這可真是名符其實的“植物王國”了。而那許許多多由植物自己塑造的奇妙景緻,則更是令人歎爲觀止。

如古榕奇觀造就的獨樹成林,勐養象樹,板根大王四藪木與林中毒王箭毒木,這箭毒木是自然界中毒性最大的樹木之一,傣家人稱它爲“埋廣”,用此樹汁塗在箭頭上,野獸傾刻斃命,因此又叫“見血封喉”。還有如會流血的龍血樹,會儲水的儲水藤,會下雨的雨樹,會變味的神祕果,葉徑直達2米、當今世界上景大的水生植物王蓮,和附生植物在喬木或油棕樹上開幾十或上百種花的“樹上的植物園”,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空中花園

“樹上的植物園”,當地人稱它爲“空中花園”,是亞熱帶花卉中的一大奇觀。在熱帶雨林中,既有參天大樹,也有纖細小草。蘭科的石斛類、蕨類在樹幹上佔據着最佳的生態位置,歲歲年年,繁衍後代。春夏之交,流蘇石斛、金釵石斛、鉤狀石斛、美花石斛、重脣石斛、細葉石斛、金弓石斛等等,還有多種石豆蘭,萬帶蘭開出一朵朵,一串串紅、黃、藍、白色的花。書帶藏、王冠蕨、鳥巢蕨、鹿角蕨、槲蕨、崖姜蕨抖出一簇簇綠綢,半附生的麒麟葉、獅子尾、石柑子則從地面爬上樹幹,精巧的附生、半附生,共同組成了一座絢麗的“空中花園”。

在熱帶雨林中,有着種類繁多的附生植物,往往幾十、上百種的附生在古樹上、而古樹濃密的枝葉遮住了它們,人們只有在高高的望天樹上才能一睹其芳姿。這些植物象地面上的花園那樣,開着萬紫乾紅的鮮花,美麗極了。其中最惹人喜愛的是吊籃花,花兒美而香,由於它喜陰怕曬,細小嬌嫩的根鬚無須多少泥土,於是便在潮溼的雨林中、在別的樹木上繁衍後代。這樣的“花園”不用人工培育,卻自然組合得精巧、別緻,象金釵石斛、柱葉萬達蘭、虎頭蘭、流蘇貝母蘭、金石斛、密花石仙桃等,開放時都絢麗多姿。美麗的花朵,一串串,一簇簇,懸掛於它們附生的樹幹枝間,即使老樹枯死了,它們依然是花紅葉茂。

雨林稠密的林冠往往也開有小小的“天窗”,形成較爲溫暖的生境,野芭蕉、大野芋、海芋、冬葉等就生活在這樣的領地裏。它們的葉片特別大,有的長達1—2m,寬達1m。

雨林最下層一些小的草本。喜高溫高溼和弱光,它們能反射熱量低的藍紫光,吸收熱量高的長波光,成爲一種特有的生態適應,如秋海棠科、蕁麻科、竹芋科的一些花葉植物,在不同的光線,不同的角度下,其葉片會呈現出不同的色彩。

答案1

苦櫧、銀杏、香樟、羅漢松、五穀樹、香榧,紅豆杉、刨花楠、湘楠、柳杉、黃檀,古玉蘭

對不起哦,很抱歉,我只能找到這些了

答案2

很多。有......

答案3

有很多!!!上千種

答案4

千年古茶樹 普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