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瀕臨絕種的動物的資料 5

時間:2021-11-18

最佳答案

中國瀕危動物保護現狀

中國是瀕危動物分佈大國。據不完全統計,僅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附錄的原產於中國的瀕危動物有120多種(指原產地在中國的物種),列入《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的有257種,列入《中國瀕危動物紅皮書》的鳥類、兩棲爬行類和魚類有400種,列入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的還有成百上千種。隨着經濟的持續快速發展和生態環境的日益惡化,中國的瀕危動物種類還會增加。

20世紀80年代以來,中國還進口了不少動物,如灣鱷、暹羅鱷、食蟹猴、黑猩猩、非洲象等。

這些外來的瀕危動物,也受到國家的重點保護。由於人口衆多,活動範圍廣,使許多珍貴的野生動物被迫退縮殘存在邊遠的山區、森林、草原、沼澤、荒漠等地區,分佈區極其狹窄。由於被分割成互不連接的獨立羣體,近親繁殖,品種日益退化。

中國已建立了數百處瀕危動物類型的自然保護區,使相當一部分瀕危動物得到切實保護,野驢、野牛、亞洲象、白脣鹿、羚牛、馬鹿、金絲猴、大鴇等的數量,已有明顯增加。

近年來也遇到了雖然在數量上達到了要求,但是人工飼養的動物難於在自然環境中生存的矛盾,長此以往,必然導致生物的退化。

列入了“零滅絕組織”瀕危動物的中國揚子鱷也遭遇了同樣的尷尬。全世界有794多種野生動物由於缺少應有的環境保護而瀕臨滅絕

76科300餘種植物瀕臨滅絕

以上資料只是人類目前所知,不知道還有多少不知名的物種正在消失。

你是否知道地球上動物種類正在急劇減少,一個接一個,一種接一種都消失了.地球上的生物原本自然形成食物鏈而互相依存.有人問如果這世界上只剩下人類,人類還能支撐多久?請看令人憂心的近年動物滅絕記載:渡渡鳥(印度,1781),藍馬羚(南非,1799),馬裏恩象龜(舌塞爾,1800),大海雀(大西洋,1844),歐洲野馬(歐洲,1876),斑驢(亞洲,1883),白臀葉猴(中國,1893),旅鴿(北美,1914),佛羅里達猴(北美,1917),卡羅萊那鸚鵡(北美,1918),中國犀牛(中國,1922),高加索野牛(歐洲,1925),巴釐虎(印尼,1937),紅鴨(印度,1942),普氏野馬(中國,1947),袋狼(澳洲,1948),冠麻鴨(亞洲,1964),爪哇虎(印尼,1972)……也有材料談到我國頻臨滅絕的動物如:糜鹿(全世界3*!000頭),華南虎(50頭),雪豹(1*!000~2*!000頭),揚子鱷(1*!500只),白暨豚(100只),大熊貓(1*!000只),黑犀牛(3*!500頭)指猴(9只),絨毛蛛猴(100只),滇金絲猴(1*!000只),野金絲猴(700只),白眉長臂猴(70只).

1 動物有益於人類

地球上人類起源與動物起源在茫茫歷史長河中時間相隔不算太長.人類形成後依賴林果漁獵以生存和進化.後來發展了農業(第一次社會大分工)和畜牧業(第二次社會大分工),生產上去了,有剩餘價值可以剝削,於是原始社會進步到奴隸社會.

人類和動物的關係非常密切也非常複雜.人和動物在地球食物鏈中互爭口糧又互相依存,接觸頻繁.一般按人類需要分其爲6類:

1.1 食品動物(Food Animals) 供應人類豐富營養來源的肉、乳、禽、蛋、魚等.

1.2 役用動物(Labor Animals) 馬、驢、騾、駱駝等.騎、馱、拉,被譽爲"不要能源”的動力,有戰略意義.

1.3 經濟動物(Economic Animals) 生產羊毛、裘皮、皮革等.如綿羊、長毛兔、海狸鼠、黃鼬、藍狐等.

1.4 實驗動物(Laboratory Animals) 以科學實驗爲目的、定向培育出的特種動物,有嚴格遺傳學和生物學要求,目前以小鼠、大鼠、豚鼠、倉鼠爲代表.

1.5 醫用動物(Medical Animals) 生物製品原料如血清馬、雞胚等;檢測工具如家兔;中藥原料如鹿(茸)、熊(膽)、牛(黃)、馬(寶)、虎(骨)等.

1.6 觀賞動物(寵物,Pet) 貓、狗、鸚鵡、金絲雀、金魚等.動物園、馬戲團動物皆屬之.

2 動物對人類也有有害一面

動物約有200種傳染病、80種寄生蟲病,其中半數可以感染給人.1967年世界衛生組織(WHO)把這類在動物和人之間傳播的疾病定名爲Zoonoses,原意是"動物源性病”,其後WHO/FAO聯合專家委員會又把它界定爲"在人類與脊椎動物之間可以自由傳播的疾病”.

頻臨動物的 社會調查報告

全球近800種動物將絕種:多少生命可以重來

http://news.sohu.com/20051218/n241010902.shtml

全球動物保護組織公佈794個物種瀕臨滅絕

由多個保護動物組織所組成的“零滅絕聯盟”(AllianceforZeroEx鄄tinction)近日公佈了一份“瀕危物種”報告,指出位於全球595個地點的近800種動物即將絕種,當中包括中國的揚子鱷、非洲的馬達加斯加狐猴和美國象牙喙啄木鳥,而素有“生態晴雨表”之稱的兩棲動物佔了其中的1/3.有專家指出,如果再不施以援手,我們將要與這些動物徹底“說再見”。

12月12日,兩隻鶴在印度首都新德里的寒冬裏翱翔。這個世界的美好有很多就是這些珍貴的野生動物賦予我們的,因此保護瀕危動物是我們對自然界應盡的責任。

“零滅絕聯盟”的使命

雖然生物滅絕是一個自然的過程,但是目前人爲造成的生物滅絕率是自然滅絕的100倍。近代滅絕的物種大部分都生活在孤島上,主要原因是由於新物種大量入侵,但是現在所發現的大部分瀕危動物都生活在山區或地勢低平的地帶。

“零滅絕聯盟”是由13個保護生物多樣性的國際組織聯合發起的,包括倫敦動物學會、保護國際、美國鳥類保護協會等。

目的是爲了確認並且保護物種生存的地點,進而挽救瀕危物種。這些地點都是世界自然保護聯盟認定的瀕危物種最後棲息地。由於並沒有對地球上所有的物種進行仔細研究,因此這794個物種只包括鳥類、哺乳動物、兩棲動物、松柏目植物和一些爬行動物。

該組織將全球分爲七大塊,每一塊都有不少的瀕危動物“熱點”地區。所謂“熱點”的選擇遵循三個原則:首先,這些地點一定要包含至少一個“瀕臨滅絕”或是“嚴重瀕臨滅絕”的物種。第二,這些地點在“瀕臨滅絕”或是“嚴重瀕臨滅絕”的動物生存中佔有不可替代的位置,比如有一定數量的物種生活於此地,或者在這裏度過哺乳期或是冬眠期。

最後,這些地帶都是相對於周邊地區具有獨立性的地方,必須與周邊的地帶有可定義的界限。界限之內的各個生物種羣生活環境相近,而與周邊地帶的物種不甚相同。

在列出的這595個地點中,只有1/3受到法律保護,其他地方都被人類居住地所環繞,而且人口密度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三倍。該研究的作者表示,保護這些地點是保護動物不滅絕的關鍵。

在這份瀕危物種的名單上,墨西哥位列榜首,有63個瀕危物種地點,其次是哥倫比亞、巴西和祕魯。

在“零滅絕聯盟”列出的名單中,拉美的瀕危物種地點比其他地區高的原因,一個是該地區本身物種極具多樣性,再有就是近年來動物生存的環境破壞嚴重。美國在該榜單中位列第八。

國際鳥類組織全球動物種類計劃主任布查特指出:“我們必須保護這批頻臨絕種的動物,我們不能估計這些動物還能存活多久,但若不加緊行動,它們將於幾十年間自動消失。”該報告的主要作者泰勒·裏基茨也表示,雖然生物滅絕是一個自然的過程,但是目前人類造成的生物滅絕率是自然滅絕的100倍。在近代,雖然一些分佈在北美、澳大利亞、馬達加斯加或其他地區的所謂的“巨型動物”的消亡也有部分人類的原因,特別是捕獵和點火燒地,但是大部分滅絕的物種都生活在孤島上,主要原因是由於新物種的大量入侵,如田鼠等。但是現在所發現的大部分瀕危地點和動物都是在山區和地勢低平的地帶。

泰勒·裏基茨表示:“我們要知道事情的緊迫性在於,如果我們不盡快採取行動,這些物種就會變成明天的渡渡鳥。不過目前的好消息就是我們仍然有時間來拯救這些動物。”(注:渡渡鳥毛色美麗,曾經是毛里求斯的國鳥,但是歐洲殖民者來到毛里求斯後,開始對大片森林進行砍伐和對肉味細嫩鮮美的渡渡鳥進行大肆獵殺,終於導致渡渡鳥於1690年前後滅絕。)

“生態晴雨表”日漸衰微

也許有的人認爲兩棲動物模樣醜陋,除了會抓一些昆蟲以外沒什麼本事,但是事實並非如此,如果它們真的在地球上消失了,人類也不會好過。兩棲動物是自然界最優秀的環境監測器,它們這種災難性的劇減也就預示着地球面臨着嚴重的環境退化。

報告指出的“瀕危動物”名單上水陸兩棲動物佔51%,有408種。

這些形狀各異,爬來爬去的動物,包括青蛙、蟾蝓、火蜥蜴和蚓螈,處境異常危險。兩棲動物被普遍認爲是“礦井中的高頻噪音”,它們具有浸透性的皮膚非常敏感,也就成了環境惡化的特別預警器。以美國爲基地的保護國際(CI)的主席拉塞爾表示,兩棲動物是自然界最優秀的環境監測器,它們這種災難性的劇減也就預示着地球面臨着嚴重的環境退化。

20世紀70年代末期,兩棲動物的數量開始銳減,到了1980年已有129個物種滅絕。2005年初,一份全球兩棲動物調查報告“全球兩棲動物評估”顯示,目前所知的全球5743種兩棲動物有32%都處於瀕危境地。但是科學家還不清楚爲什麼會導致兩棲動物如此劇烈的下降,目前主要的理論就是棲息地減少。

由於人類肆意砍伐森林、污染水源和破壞溼地,兩棲動物漸漸失去了立足之地。例如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生活着一種大型陸生蠑螈,因爲身上有淡綠色條紋而得名“虎紋火蛇”。但據美國聯邦官員估計,由於城市化和農業開發,這種蠑螈迄今已失去了75%的棲息地。再有就是人類爲飽口福或用作藥物而大量捕食。另外據報道說,兩棲動物還遭到一種名爲壺菌的真菌的威脅。這種致命的真菌攻擊兩棲動物皮膚,使兩棲動物體內水分代謝紊亂,導致大量死亡。

兩棲動物作爲地球生態系統的“晴雨表”。當它們大量死去之時,科學家會考慮,接下來滅亡的會是什麼,動物還是植物?根據“零滅絕組織”的調查,接下來的是鳥類(217種)和哺乳動物(131種)。

“零滅絕聯盟”的祕書邁克·帕爾表示:“雖然保護這些地點和物種本身非常重要,但是還意味着更多的東西。”帕爾說:“如果不切實保護的話,未來地球生態系統的遺傳多樣性就會遭到破壞,每年價值數十億美元的生態旅遊經濟也無以爲繼,還有那些無法用金錢估量的潔淨水源。我們有責任這麼做。”

馬達加斯加狐猴的厄運

陽光穿過瀰漫在森林中輕紗一般的薄霧,太陽映襯着一片嬌豔的藍天,一羣羣狐猴快樂地在林間嬉鬧着。在非洲馬達加斯加生活的狐猴中,尤以大狐猴體形最大、嗓音最好。“流暢的音符、和諧的旋律,就像聲音留下的優美劃痕。”作家大衛·奎門這樣描述大狐猴的叫聲。然而,這樣美好的聲音我們也許很快就再也聽不到了。

馬達加斯加一直以其不同尋常的生物多樣性而聞名於世。這裏是靈長類動物狐猴的故鄉;還有顏色漂亮的蜥蜴、壁虎或是變色龍;全身多刺的馬島蝟;還有神祕的貓科動物縞狸,它們都是馬達加斯加的原始主人。“馬達加斯加確實是自然主義者們的一塊天賜寶地。”自然主義者約瑟夫·非利伯特·柯默森在1771年寫道,“造物主似乎有意將那裏佔爲自己的私有領地,而且佈置得應有盡有。”在人類踏足這個島嶼之前,也就是大約2000年前已經有大批的動植物在這個島上繁衍生息了。馬島的狐猴總喜歡在島上到處閒逛,而巨型的龜,體形龐大的象鳥(大概有3米高,重達500千克,它們下的蛋如果做成煎蛋,可以餵飽150個人,已經滅絕)也在島上爲所欲爲,但是所有這些這一切在人類到來之後都改變了,很多物種都漸漸走向滅絕。

兩千年前,自從今天的印度尼西亞人到達了馬達加斯加,共有15種狐猴遭到傷害,最終消失。科學家在滅絕的狐猴頭上發現了“大量屠宰的證據”。馬薩諸塞大學人類學家文圖拉·皮雷茲表示,他所在的科研小組發現了用利器切削和斬剁的痕跡,如剝皮、脫落關節和切片等。

皮雷茲說:“我們認真的檢查了這些切削的痕跡後,更加驗證了這裏曾經屠宰這種動物,這是毫無疑問的。”直到今天,對狐猴的捕殺仍然沒有結束。雖然從1964年開始,捕殺狐猴和將其作爲寵物就被認定爲違法,但捕殺狐猴仍然屢禁不絕。而且由於馬達加斯加沒有毒蛇、鹿或羚羊,也罕見較大的食肉動物,所以在漫長的進化過程中,狐猴的機敏性慢慢衰退,更加容易成爲人類的目標。

目前,馬達加斯加的狐猴總數估計大約在1000只至1萬隻,但是所有的科學研究結果都表明,狐猴的生存前景異常嚴峻。在馬達加斯加首都塔那那利佛以東140公里處,是阿納拉馬紮卓保護區所在地。阿納拉馬紮卓是狐猴棲息的一座孤立的小島,也是狐猴的最後一處避難所。

但是相對於其豐富的生物資源來說,馬達加斯加島仍然是貧窮的,很多孤注一擲的村民一撥兒又一撥兒地劈荊斬棘,毀林開路。狐猴們的這片避難地正在受到侵犯。由於當地政府允許當地人使用部分保護區,因此人們更加肆無忌憚地伐木、種地。於是,往往在大白天就能看見,棲息在樹上的狐猴眼睜睜地看着那些驚擾它們的不速之客。

對於狐猴而言,最後的生態機會也許就只能指望那些遠道而來的旅遊者能捐資或留下來幫助它們了。但是,這一切顯然也不是萬能的。如果這些樹林有朝一日都被砍伐一空,不難想像狐猴也將最終離我們而去,永遠消失。

“上帝之鳥”在人間“復活”

氣候變化和環境變化顯示,到2100年,至少有1200種鳥將消失,而這僅僅是一種保守的估計。儘管自1500年以來,僅1.3%的鳥類滅絕。但同時期,全球單個鳥的數目估計有20%到25%的減少。

象牙喙啄木鳥因爲長着一隻象牙般的大嘴而得名,是全世界體形最大的啄木鳥之一,體長有50釐米,錄像帶中的啄木鳥兩翼伸開時長90釐米。它們身披黑白相間的亮麗羽毛,翼有白色斑點,雄性啄木鳥的冠部呈現鮮亮的紅色。因爲太漂亮了,幾乎每個人在看到它們的時候都禁不住說一句“上帝啊,多美麗的鳥”,所以愛鳥者也把象牙喙啄木鳥稱作“上帝鳥”。

象牙喙啄木鳥曾廣泛分佈在美國西南部的密林深處,是美國的專有物種。然而到了19世紀80年代,人類工業文明的鐵蹄踏向了大自然,溼地、森林差不多全被農莊、城鎮以及次生林所取代。在棲息地被奪走後,象牙喙啄木鳥的數量直線滑落。人類與象牙喙啄木鳥最後一次可以證實的相遇發生在1944年的路易斯安那州。在那之後,就只剩下人們“驚鴻一瞥”的傳聞,後來漸漸地連這種傳聞都消失了。

2004年2月11日,觀鳥者吉恩·斯帕林乘坐獨木舟旅行,在阿肯色州東部的懷特河沿岸看到了一種他從未見過的鳥類。斯帕林記錄下了這種大鳥的外貌特徵,回去一查對,發現竟然是已經銷聲匿跡60年的象牙喙啄木鳥。消息公佈後,引起了生物學界的普遍震驚。

一星期後,康奈爾實驗室的蒂姆·加拉格爾和奧克伍德大學的鮑比·哈里森找到了斯帕林。在斯帕林的帶領下,兩位鳥類學家開始了尋找象牙喙啄木鳥的旅程。接下來,有30多名鳥類學家分成幾個研究小組,展開行動,希望再次發現象牙喙啄木鳥。30多名鳥類學家在歷時7000小時的搜索中,已經15次發現了象牙喙啄木鳥的蹤跡,並拍攝了大量的圖片和錄像。

經過各國多位專家的審定,確定象牙喙啄木鳥還活在地球上。於是,美國大自然保護協會向政府申請了保護資金,用於保護象牙喙啄木鳥的棲息地,並用於該鳥類的繁育研究。紐約康奈爾鳥類學實驗室及大自然保護協會的專家爲了保護啄木鳥保護區的棲息地,將消息保密了一年多,不讓外界知道。最近,保護區和觀鳥區已經建成,繁育研究已經起步。爲了讓市民更好地保護這種罕見的鳥類,也爲了吸引更多的民間保護資金,專家們才決定向外部公開消息。

得到消息之後,美國內政部部長蓋爾·諾頓立即召開新聞發佈會,宣佈了一項名爲“希望走廊”的保護計劃。諾頓說:“我們在這裏宣佈啓動一個多部門參加、價值千萬美元、耗時數年的保護計劃,爲這種珍稀鳥類的繼續生存提供希望。

在我的記憶中,這還是第一次重新發現已經被認爲滅絕的動物。這是自然界給我們的第二次機會。“鳥類的減少可能對人類造成嚴重後果。例如,1997年,世界上3.5萬至5萬個狂犬病死亡中,印度佔了3萬名,因爲印度禿鷲數量減少後,野狗和老鼠的數量發生爆炸性增長。事實上,還有不少鳥類的消失造成的可怕後果我們還沒有看到,一些專家評論說,象牙喙啄木鳥的重現和加強保護將成爲生態保護的一個標誌性事件。

人類覓食造成生物滅絕?

所以,雖然從長遠來說,氣候變化會導致生物的滅絕,但是“零滅絕聯盟”所列出的生物面臨着更多的眼前威脅,包括人類對食物的渴望。我們還不清楚將來的技術是否能夠減弱氣候變化帶來的威脅,但是除非我們馬上行動,否則這些瀕危生物將不會圍繞在人類身邊,而且爲我們造福。

“零滅絕聯盟”列出的上百種瀕危動物,都遭遇着這樣那樣的生存厄運。揚子鱷、馬達加斯加狐猴和象牙喙啄木鳥只是其中的代表而已。這些瀕危動物能夠很好的存活下去嗎?也許這個問題誰也無法明確回答,但是出於保護的目的,有一些錯誤觀念一定要澄清。

對於野生動物滅絕的最終原因,很多人用“全球變暖”武裝頭腦,卻完全忽視真正的危險:下一個50年人類的食物總量將增加一倍,光這一點就要毀掉大批的野生動物棲息地。如果人們充分認識到這一點,那麼就應該將資金再多分一點給高產農業科研項目。

美國哈德森研究所全球食品問題中心的丹尼斯·艾弗裏表示:“現代的氣候變暖基本上是很自然的。冰核心告訴我們由於太陽的原因,地球有一個1500年一次的氣候循環,很多生物都在過去百萬年中的變暖循環中一直存活着。植物一般都受不了極冷的氣候,而卻很少有被熱得不行的。氣候變暖只會使森林更加呈現多樣性,而不是減少。”他補充道,“到現在還沒有發現一個野生物種屈服於現代的氣候變暖,即使在過去150年內地球上升了0.8攝氏度。如果滅絕的理論是正確的,我們已經將數千的物種引向滅絕了。”生物學家惟一可以列出來的反駁的就是哥斯達黎加的金色蟾蝓的滅絕,但是最近的調查結果顯示這種生物滅絕是因爲過度砍伐森林,而不是由於氣候變暖。

最關鍵的問題是人類還要爲耕地和飼養家畜不停的攫取土地。據專家預測,全世界的人口數目在2040年將達到穩定狀態,那時候將比現在多20億-30億人口。屆時,大概會有70億人足夠富裕到要求食用高質量的食物,現在這樣的人只有10億左右。所以,人口和富足將會使農田的需要擴大兩倍多。接下來的200年,我們將會看清楚,低生產率的農業是否會將野生動物全部驅逐。

有的時候,一些綠色環保組織希望停止使用任何氮料化肥,而用純天然的原料。但是如果要取消商業氮肥的話,世界將需要從額外的700萬頭牛那裏得到天然的肥料,如果那樣的話,世界上所有的森林恐怕都要用來餵養它們了。迴歸原始的耕作,只能導致全世界人類的饑荒。這樣當然可以解決環境問題,但是同樣會使很多野生動物滅絕。很多生物會成爲人們的盤中餐,同時它們生存的土地會越來越少,全都奉獻給了耕地。

丹尼斯·艾弗裏也表示:“如果真的在乎野生動物,不應該一味否定現代的機械化農業,如工業化肥,而是要支持生物工藝學,特別是致力於高產農業的研究。”所以,雖然從長遠來說,氣候變化會導致生物的滅絕,但是“零滅絕聯盟”所列出的生物面臨着更多的眼前威脅,包括人類對食物的渴望。我們還不清楚將來的技術是否能夠減弱氣候變化帶來的威脅,但是除非我們馬上行動,否則這些瀕危生物將不會圍繞在人類身邊,而且爲人類造福。

中國瀕危動物保護現狀

中國是瀕危動物分佈大國。據不完全統計,僅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附錄的原產於中國的瀕危動物有120多種(指原產地在中國的物種),列入《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的有257種,列入《中國瀕危動物紅皮書》的鳥類、兩棲爬行類和魚類有400種,列入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的還有成百上千種。隨着經濟的持續快速發展和生態環境的日益惡化,中國的瀕危動物種類還會增加。

20世紀80年代以來,中國還進口了不少動物,如灣鱷、暹羅鱷、食蟹猴、黑猩猩、非洲象等。

這些外來的瀕危動物,也受到國家的重點保護。由於人口衆多,活動範圍廣,使許多珍貴的野生動物被迫退縮殘存在邊遠的山區、森林、草原、沼澤、荒漠等地區,分佈區極其狹窄。由於被分割成互不連接的獨立羣體,近親繁殖,品種日益退化。

中國已建立了數百處瀕危動物類型的自然保護區,使相當一部分瀕危動物得到切實保護,野驢、野牛、亞洲象、白脣鹿、羚牛、馬鹿、金絲猴、大鴇等的數量,已有明顯增加。

近年來也遇到了雖然在數量上達到了要求,但是人工飼養的動物難於在自然環境中生存的矛盾,長此以往,必然導致生物的退化。

列入了“零滅絕組織”瀕危動物的中國揚子鱷也遭遇了同樣的尷尬。

答案1

長吻針鼴 Zaglossus bruijni EN瀕危

袋貂目 Dasyuromorphia

沙漠袋貂 Sminthopsis psammophila EN瀕危

袋狸目 Peramelemorphia

條紋袋狸 Perameles bougainville EN瀕危

袋鼠目 Diprotodontia

澳洲毛鼻袋熊 Lasiorhinus krefftii CR極危

尖尾兔袋鼠 Onychogalea fraenata EN瀕危

短鼻大袋鼠 Bettongia tropica EN瀕危

翼手目 Chiroptera

菲律賓果蝠 Acerodon jubatus EN瀕危

白胸狐蝠 Pteropus insularis CR極危

瑪利安娜狐蝠 Pteropus mariannus EN瀕危

西太平洋卡洛島狐蝠 Pteropus molossinus CR極危

金狐蝠 Pteropus phaeocephalus CR極危

靈長目 Primates

金竹狐猴 Hapalemur aureus CR極危

闊鼻馴狐猴 Hapalemur simus CR極危

白頸狐猴 Varecia variegata EN瀕危

光面狐猴 Indri indri EN瀕危

指猴 Daubentonia madagascariensis EN瀕危

白耳狨 Callithrix aurita EN瀕危

黃頭狨 Callithrix flaviceps EN瀕危

金獅狨 Leontopithecus rosalia EN瀕危

雙色獠狨 Saguinus bicolor CR極危

棉頂狨 Saguinus oedipus EN瀕危

紅面吼猴 Alouatta pigra EN瀕危

捲毛蜘蛛猴 Brachyteles arachnoides EN瀕危

紅背松鼠猴 Saimiri oerstedii EN瀕危

戴安娜須猴 Cercopithecus diana EN瀕危

獅尾獼猴 Macaca silenus EN瀕危

鬼狒 Mandrillus leucophaeus EN瀕危

長鼻猴 Nasalis larvatus EN瀕危

塔那河紅疣猴 Procolobus rufomitratus CR極危

白臀葉猴 Pygathrix nemaeus EN瀕危

黃冠葉猴 Trachypithecus geei EN瀕危

冠葉猴 Trachypithecus pileatus EN瀕危

白眉長臂猿 Bunopithecus hoolock EN瀕危

銀長臂猿 Hylobates moloch CR極危

黑長臂猿 Nomascus concolor EN瀕危

山地大猩猩 Gorilla beringei EN瀕危

大猩猩 Gorilla gorilla EN瀕危

倭黑猩猩 Pan paniscus EN瀕危

黑猩猩 Pan troglodytes EN瀕危

紅毛猩猩 Pongo pygmaeus EN瀕危

貧齒目 Xenarthra

巴西三趾樹懶 Bradypus torquatus EN瀕危

毛犰狳 Priodontes maximus EN瀕危

兔形目 Leporidae

阿薩密兔 Caprolagus hispidus EN瀕危

墨西哥兔 Romerolagus diazi EN瀕危

齧齒目 Rodentia

墨西哥草原松鼠 Cynomys mexicanus EN瀕危

巢鼠 Leporillus conditor EN瀕危

中澳粗尾鼠 Zyzomys pedunculatus CR極危

短尾絨鼠 Chinchilla brevicaudata CR極危

鯨目 Cetacea

白鱀豚 Lipotes vexillifer CR極危

恆河江豚 Platanista gangetica EN瀕危

太平洋鼠海豚 Phocoena sinus CR極危

鰮鯨 Balaenoptera borealis EN瀕危

藍鯨 Balaenoptera musculus EN瀕危

長鬚鯨 Balaenoptera physalus EN瀕危

北露脊鯨 Eubalaena glacialis EN瀕危

北太平洋露脊鯨 Eubalaena japonica EN瀕危

食肉目 Carnivora

亞洲豺犬 Cuon alpinus EN瀕危

達爾文狐 Pseudalopex fulvipes CR極危

紅狼 Canis rufus CR極危

島嶼灰狐 Urocyon littoralis CR極危

大熊貓 Ailuropoda melanoleuca EN瀕危

小熊貓 Ailurus fulgens EN瀕危

海獺 Enhydra lutris EN瀕危

智利水獺 Lontra provocax EN瀕危

大水獺 Pteronura brasiliensis EN瀕危

長島長尾狸貓 Cryptoprocta ferox EN瀕危

獺狸貓 Cynogale bennettii EN瀕危

瘦小齒蒙 Eupleres goudotii EN瀕危

西班牙猞猁 Lynx pardinus CR極危

安地斯山貓 Oreailurus jacobita EN瀕危

虎 Panthera tigris EN瀕危

雪豹 Uncia uncia EN瀕危

地中海僧海豹 Monachus monachus CR極危

夏威夷僧海豹 Monachus schauinslandi EN瀕危

長鼻目 Proboscidea

亞洲象 Elephas maximus EN瀕危

奇蹄目 Perissodactyla

非洲野驢 Equus africanus CR極危

格利威斑馬 Equus grevyi EN瀕危

山斑馬 Equus zebra EN瀕危

中美貘 Tapirus bairdii EN瀕危

山貘 Tapirus pinchaque EN瀕危

蘇門犀 Dicerorhinus sumatrensis CR極危

黑犀 Diceros bicornis CR極危

爪哇犀 Rhinoceros sondaicus CR極危

印度犀 Rhinoceros unicornis EN瀕危

偶蹄目 Artiodactyla

侏儒野豬 Sus salvanius CR極危

草原猯豬 Catagonus wagneri EN瀕危

喀拉米豚鹿 Axis calamianensis EN瀕危

印度豚鹿 Axis kuhlii EN瀕危

智利駝鹿 Hippocamelus bisulcus EN瀕危

麋鹿 Elaphurus davidianus CR極危

弓角羚羊 Addax nasomaculatus CR極危

歐洲野牛 Bison bonasus EN瀕危

爪哇野牛 Bos javanicus EN瀕危

考布利牛 Bos sauveli CR極危

水牛 Bubalus bubalis EN瀕危

短角水牛 Bubalus depressicornis EN瀕危

菲律賓水牛 Bubalus mindorensis CR極危

西里伯斯野水牛 Bubalus quarlesi EN瀕危

螺角山羊 Capra falconeri EN瀕危

湯姆森瞪羚 Gazella cuvieri EN瀕危

鹿羚 Gazella dama EN瀕危

細角瞪羚 Gazella leptoceros EN瀕危

阿拉伯羚 Oryx leucoryx EN瀕危

藏羚 Pantholops hodgsonii EN瀕危

武廣牛 Pseudoryx nghetinhensis EN瀕危

大鼻羚 Saiga tatarica CR極危

信天翁目 Procellariiforme

飄泊信天翁 Diomedea amsterdamensis CR極危

新西蘭海燕 Oceanites maorianus CR極危

全蹼目 Pelecaniformes

阿波特鰹鳥 Papasula abbotti CR極危

安德魯軍艦鳥 Fregata andrewsi CR極危

鸛形目 Ciconiiformes

日本白鸛 Ciconia boyciana EN瀕危

大䴉 Thaumatibis gigantea CR極危

朱鷺 Geronticus eremita CR極危

日本冠朱鷺 Nipponia nippon EN瀕危

雁鴨目 Anseriformes

馬島麻斑鴨 Anas bernieri EN瀕危

列山島野鴨 Anas laysanensis CR極危

夏威夷鴨 Anas wyvilliana EN瀕危

白翼木鴨 Cairina scutulata EN瀕危

白頭硬尾鴨 Oxyura leucocephala EN瀕危

鷲鷹目 Falconiformes

加州禿鷹 Gymnogyps californianus CR極危

西班牙帝雕 Aquila adalberti EN瀕危

東方白背禿鷹 Gyps bengalensis CR極危

印度禿鷹 Gyps indicus CR極危

鉤嘴鳶 Chondrohierax wilsonii CR極危

食猿雕 Pithecophaga jefferyi CR極危

獵隼 Falco cherrug EN瀕危

鶉雞目 Galliformes

營冢鳥 Macrocephalon maleo EN瀕危

紅嘴官鳥 Crax blumenbachii EN瀕危

角官鳥 Oreophasis derbianus EN瀕危

白翼官鳥 Penelope albipennis CR極危

黑胸鳴官鳥 Pipile jacutinga EN瀕危

鳴官鳥 Pipile pipile CR極危

愛德華雉 Lophura edwardsi EN瀕危

婆羅洲孔雀雉 Polyplectron schleiermacheri EN瀕危

鶴形目 Gruiformes

美洲鶴 Grus americana EN瀕危

丹頂鶴 Grus japonensis EN瀕危

白鶴 Grus leucogeranus CR極危

羅德哈威秧雞 Gallirallus sylvestris EN瀕危

卡古鳥 Rhynochetos jubatus EN瀕危

大印度鴇 Ardeotis nigriceps EN瀕危

鷸目 Charadriiformes

愛基斯摩杓鷸 Numenius borealis CR極危

細嘴杓鷸 Numenius tenuirostris CR極危

黑嘴端鳳頭燕鷗 Sterna bernsteini CR極危

諾曼氏青足鷸 Tringa guttifer EN瀕危

鸚形目 Psittaciformes

紅肛鳳頭鸚鵡 Cacatua haematuropygia CR極危

小葵花鳳頭鸚鵡 Cacatua sulphurea CR極危

帝鸚鵡 Amazona imperialis EN瀕危

黃頭亞馬遜鸚哥 Amazona oratrix EN瀕危

紅額鸚鵡 Amazona rhodocorytha EN瀕危

紅冠亞馬遜鸚哥 Amazona viridigenalis EN瀕危

波多黎各鸚鵡 Amazona vittata CR極危

灰綠金剛鸚鵡 Anodorhynchus glaucus CR極危

紫藍金剛鸚鵡 Anodorhynchus hyacinthinus EN瀕危

李爾金剛鸚鵡 Anodorhynchus leari CR極危

紅頰金剛鸚鵡 Ara rubrogenys EN瀕危

藍金剛鸚鵡 Cyanopsitta spixii CR極危

佛氏黃額長尾鸚鵡 Cyanoramphus forbesi EN瀕危

紅藍吸蜜鸚鵡 Eos histrio EN瀕危

角鸚鵡 Eunymphicus cornutus EN瀕危

黃腹長尾鸚鵡 Neophema chrysogaster CR極危

黃耳長尾鸚鵡 Ognorhynchus icterotis CR極危

金肩鸚鵡 Psephotus chrysopterygius EN瀕危

厚嘴鸚哥 Rhynchopsitta pachyrhyncha EN瀕危

貓面鸚鵡 Strigops habroptilus CR極危

深藍吸蜜鸚鵡 Vini ultramarina EN瀕危

鵑形目 Cuculiformes

蕉鵑 Tauraco bannermani EN瀕危

鴟鴞目 Strigiformes

馬島草鴞 Tyto soumagnei EN瀕危

雨燕目 Apodiformes

慄腹蜂鳥 Amazilia castaneiventris CR極危

聖馬刀翅蜂鳥 Campylopterus phainopeplus EN瀕危

黑星額蜂鳥 Coeligena prunellei EN瀕危

綠喉毛腿蜂鳥 Eriocnemis godini CR極危

彩毛腿蜂鳥 Eriocnemis mirabilis CR極危

黑胸毛腿蜂鳥 Eriocnemis nigrivestis CR極危

藍頂蜂鳥 Eupherusa cyanophrys EN瀕危

鉤喙蜂鳥 Glaucis dohrnii EN瀕危

皇領蜂鳥 Heliangelus regalis EN瀕危

青腹蜂鳥 Lepidopyga lilliae CR極危

叉扇尾蜂鳥 Loddigesia mirabilis EN瀕危

紫喉輝尾蜂鳥 METAllura baroni EN瀕危

佩裏輝尾蜂鳥 METAllura iracunda EN瀕危

火冠蜂鳥 Sephanoides fernandensis CR極危

灰嘴慧星蜂鳥 Taphrolesbia griseiventris EN瀕危

佛法僧目 Coraciiformes

斑嘴犀鳥 Penelopides mindorensis EN瀕危

啄木鳥目 Piciformes

帝啄木 Campephilus imperialis CR極危

象牙喙啄木鳥 Campephilus principalis CR極危

燕雀目 Passeriformes

帶斑傘鳥 Cotinga maculata EN瀕危

白翅傘鳥 Xipholena atropurpurea EN瀕危

科茲美鶇鳥 Toxostoma guttatum CR極危

泰國八色鳥 Pitta gurneyi CR極危

魯克氏仙鶲 Cyornis ruckii CR極危

白胸繡眼鳥 Zosterops albogularis CR極危

黑冠黃雀 Gubernatrix cristata EN瀕危

金雀 Carduelis cucullata EN瀕危

長冠八哥 Leucopsar rothschildi CR極危

龜鱉目 Testudines

泥龜 Dermatemys mawii EN瀕危

大頭龜 Platysternon megacephalum EN瀕危

巴達庫爾龜 Batagur baska CR極危

鹽水龜 Callagur borneoensis CR極危

金頭閉殼龜 Cuora aurocapitata CR極危

黃緣閉殼龜 Cuora flavomarginata EN瀕危

黃額閉殼龜 Cuora galbinifrons CR極危

百色閉殼龜 Cuora mccordi CR極危

潘氏閉殼龜 Cuora pani CR極危

三線閉殼龜 Cuora trifasciata CR極危

周氏閉殼龜 Cuora zhoui CR極危

亞洲山龜 Heosemys depressa CR極危

巴拉望龜 Heosemys leytensis CR極危

太陽龜 Heosemys spinosa EN瀕危

三線鋸背龜 Kachuga dhongoka EN瀕危

孟加拉鋸背龜 Kachuga kachuga CR極危

阿薩姆鋸背龜 Kachuga sylhetensis EN瀕危

緬甸鋸背龜 Kachuga trivittata EN瀕危

蘇拉威西葉龜 Leucocephalon yuwonoi CR極危

柴棺龜 Mauremys mutica EN瀕危

馬來西亞巨龜 Orlitia borneensis EN瀕危

鋸緣攝龜 Pyxidea mouhotii EN瀕危

沼澤箱龜 Terrapene coahuila EN瀕危

緬甸星龜 Geochelone platynota CR極危

安哥洛卡象龜 Geochelone yniphora EN瀕危

緬甸陸龜 Indotestudo elongata EN瀕危

印度陸龜 Indotestudo forstenii EN瀕危

靴腳陸龜 Manouria emys EN瀕危

星叢龜 Psammobates geometricus EN瀕危

扁尾珠網龜 Pyxis planicauda EN瀕危

克萊馬尼龜 Testudo kleinmanni CR極危

納吉夫陸龜 Testudo werneri CR極危

赤蠵龜 Caretta caretta EN瀕危

綠蠵龜 Chelonia mydas EN瀕危

玳瑁 Eretmochelys imbricata CR極危

肯氏龜 Lepidochelys kempii CR極危

欖蠵龜 Lepidochelys olivacea EN瀕危

革龜 Dermochelys coriacea CR極危

印度鱉 Apalone ater CR極危

紋背鱉 Chitra chitra CR極危

小頭鱉 Chitra indica EN瀕危

黿 Pelochelys cantorii EN瀕危

馬達加斯加大頭側頸龜 Erymnochelys madagascariensis EN瀕危

南美巨側頸龜 Podocnemis lewyana EN瀕危

羅地島蛇頸龜 Chelodina mccordi CR極危

澳洲短頸龜 Pseudemydura umbrina CR極危

鱷目 Crocodylia

揚子鱷 Alligator sinensis CR極危

奧利諾科鱷 Crocodylus intermedius CR極危

菲律賓鱷 Crocodylus mindorensis CR極危

古巴鱷 Crocodylus rhombifer EN瀕危

暹羅鱷 Crocodylus siamensis CR極危

恆河鱷 Gavialis gangeticus EN瀕危

馬來長嘴鱷 Tomistoma schlegelii EN瀕危

蜥蜴目 Sauria

剎泰路侏儒變色龍 Bradypodion setaroi EN瀕危

史密夫侏儒變色龍 Bradypodion taeniabronchum CR極危

斐濟帶紋鬣蜥 Brachylophus fasciatus EN瀕危

斐濟冠狀鬣蜥 Brachylophus vitiensis CR極危

牙買加鬣蜥 Cyclura collei CR極危

藍巖鬣蜥 Cyclura lewisi CR極危

辛氏蜥 Gallotia simonyi CR極危

蛇亞目 Serpentes

窩瑪蟒 Aspidites ramsayi EN瀕危

島螣 Casarea dussumieri EN瀕危

歐西尼斯蝮蛇 Vipera ursinii EN瀕危

魏氏蝮蛇 Vipera wagneri EN瀕危

無尾目 Anura

巴爾胎生蟾蜍 Altiphrynoides malcolmi EN瀕危

巴拿馬金蛙 Atelopus zeteki CR極危

非洲胎生蟾蜍 Nectophrynoides asperginis CR極危

紅帶箭毒蛙 Dendrobates lehmanni CR極危

厄瓜多爾三色箭毒蛙 Epipedobates tricolor EN瀕危

金色箭毒蛙 Phyllobates terribilis EN瀕危

金色曼蛙 Mantella aurantiaca CR極危

蒙面彩蛙 Mantella crocea EN瀕危

綠彩蛙 Mantella viridis CR極危

紅犁足蛙 Scaphiophryne gottlebei CR極危

有尾目 Caudata

鈍口螈 Ambystoma dumerilii CR極危

大鯢 Andrias davidianus CR極危

鱘目 Acipenseriformes

達氏鱘 Acipenser dabryanus CR極危

俄羅斯鱘 Acipenser gueldenstaedtii EN瀕危

太平洋鱘 Acipenser mikadoi EN瀕危

裸腹鱘 Acipenser nudiventris EN瀕危

波斯鱘 Acipenser persicus EN瀕危

史氏鱘 Acipenser schrenckii EN瀕危

中華鱘 Acipenser sinensis EN瀕危

閃光鱘 Acipenser stellatus EN瀕危

大西洋鱘 Acipenser sturio CR極危

鰉 Huso dauricus EN瀕危

歐洲鰉 Huso huso EN瀕危

白鱘 Psephurus gladius CR極危

錫爾河擬鏟鱘 Pseudoscaphirhynchus fedtschenkoi CR極危

阿姆河小擬鏟鱘 Pseudoscaphirhynchus hermanni CR極危

阿姆河大擬鏟鱘 Pseudoscaphirhynchus kaufmanni EN瀕危

密蘇里鏟鱘 Scaphirhynchus albus EN瀕危

阿拉巴馬鏟鱘 Scaphirhynchus platorynchus CR極危

骨舌魚目 Osteoglossiformes

銀帶魚 Scleropages formosus EN瀕危

鯉目 Cypriniformes

穗須原鯉 Probarbus jullieni EN瀕危

貴玉屈魚 Chasmistes cujus CR極危

鮎目 Siluriformes

湄公河大鮎 Pangasianodon gigas CR極危

海龍目 Syngnathiformes

肯斯那海馬 Hippocampus capensis EN瀕危

鱸形目 Perciformes

蘇眉魚 Cheilinus undulatus EN瀕危

加州犬形黃花魚 Totoaba macdonaldi CR極危

腔棘魚目 Coelacanthiformes

腔棘魚 Latimeria chalumnae CR極危

答案2

國的北美灰熊,澳大利亞的考拉

答案3

你這題放百度知道還不如直接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