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種族曾面對過最恐怖的捕食者是什麼?

時間:2021-11-18

最佳答案

只說掠食者,論個體戰鬥力的話,應該是北美的巨型短面熊(Arctodus simus)。大約1.1萬年前滅絕,大公熊體重可達900公斤,肩高1.7米,後腿站起來超過3.4米,比今天最大的北極熊還大。而且身高腿長,跑得快,咬合力極強,既能食腐也有一定捕獵能力,比一般的熊更偏向肉食(包括北極熊)。唯一的好消息是,它們應該是獨居的,分佈密度也比較低,不容易遇上。在沒有火槍的情況下,一頭大灰熊足以血洗全村(參見1915年日本北海道的“三毛別慘案”【猛獸襲人事件】三毛別慘案),可想而知短面熊的戰鬥力。有觀點認爲,短面熊的存在,可能延緩了史前人類進入美洲的進程。不過距今1.1萬年前,最後一次冰期結束的時候,北美洲西北部(今天的阿拉斯加、育空一帶)氣候轉爲溼潤,適合短面熊生活的大片草原、苔原變成了森林,短面熊的數量大不如前,而這時通過白令陸橋進入的人類,已經有了投矛器、弓箭等新型武器,短面熊就在雙重打擊下滅絕了。其次是大型貓科動物,冰河時代的刃齒虎(Smilodon,美洲的劍齒虎)、歐亞洞獅(Panthera leo spelaea)、美洲擬獅(Panthera leo atrox)都能長到300多公斤重(傳說中的東北亞巨虎只聽網上有愛好者說過,沒見過化石,存疑),比現存的野生獅虎更加強壯,但不確定是否像現代獅子一樣是羣居的。個體戰鬥力比不上短面熊。鬣狗的話,冰河時代的亞歐大陸,有比現存斑鬣狗更大的洞斑鬣狗(Crocuta crocuta spelaea,斑鬣狗的滅絕亞種),雌性體重可達100公斤,習性跟現存的斑鬣狗差不多,也是羣居。它們是史前人類直接的競爭對手(搶獵物、搶洞穴),算是個勁敵,從化石記錄來看互有勝負。另外冰河時代早期和中期,還有一類碩鬣狗(Pachycrocuta),體重可達200公斤,個頭接近獅子,對直立人時期的人類威脅很大,“北京人”的很多化石上就有鬣狗啃咬的痕跡。但它們應該沒跟尼安德特人、現代智人交鋒過。而且碩鬣狗體型笨重,很可能行動遲緩,並不是羣居的掠食者。至於狼和豺就算了吧。除了冬季嚴寒的情況下,狼羣一般都不會太大,一個狼羣裏的成年狼不會超過10只。而且就算史前的北美恐狼(Canis dirus),也很少超過70公斤重。這對敢於捕獵猛獁象、披毛犀和野牛的史前獵人部落來說不算什麼,只要有三五人以上,應該就沒什麼好怕的。豺的體重一般只有11~18公斤,也就勉強是中型犬的水準,咬力、腳爪都很一般,不足以對史前獵人造成威脅。

答案1

蚊子、蝨子、跳蚤、蟣子、螞蝗、血吸蟲、蛔蟲、絛蟲……算不算掠食動物?

現代人類總感覺自己很弱小,其實人類屬於大中體型羣居食肉動物——這有多可怕?在遠古人類茹毛飲血的時候,就已經是霸主型的地位了。而且人類和走獸不同,不僅僅會協同合作,而且還會計劃、會儲藏、會分享……這些讓人類不僅僅滿足於肚子餓了去捕獵,而是會做一些計劃性的屠殺,這些是動物不存在的行爲。

這樣一個羣體,已經沒有什麼天敵了。人類,也不會出現在任何一種猛獸的常規食譜上。

所以,人類歷史上被掠食最嚴重、也是最常見的情況,大部分發生在部落之間、國家之間……也就是人類之間

答案2

蚊子、蝨子、跳蚤、蟣子、螞蝗、血吸蟲、蛔蟲、絛蟲……算不算掠食動物。現代人類總感覺自己很弱小,其實人類屬於大中體型羣居食肉動物——這有多可怕。在遠古人類茹毛飲血的時候,就已經是霸主型的地位了。而且人類和走獸不同,不僅僅會協同合作,而且還會計劃、會儲藏、會分享……這些讓人類不僅僅滿足於肚子餓了去捕獵,而是會做一些計劃性的屠殺,這些是動物不存在的行爲。這樣一個羣體,已經沒有什麼天敵了。人類,也不會出現在任何一種猛獸的常規食譜上。所以,人類歷史上被掠食最嚴重、也是最常見的情況,大部分發生在部落之間、國家之間……也就是人類之間。

答案3

人類在生存環境惡劣的原始時代,保命是第一要務,陸地上曾經遍佈各種大型貓科及犬科動物,人類的力量、速度是自然界的捕獵者中最弱的,基本中大型掠食者單挑都可以秒殺人類,但人類最怕的卻不是食物鏈頂端的大型貓科動物。 虎、豹這類貓科動物都是獨居習性,也就決定了獵食對象是一個,原始人在捕獵途中遇到獅虎豹,基本是損失一個個體,獅子雖然羣居,但是基本每次也只殺一個,除非你一羣人送上門去。 對於結成部落的原始人來說,最害怕的,是能夠把他們一窩端的掠食者,從考古化石來判斷,能夠這麼做的,也就是羣居狩獵的大型犬科:狼羣及鬣狗羣。大型犬科嗅覺發達,善於長距離追蹤,喜歡夜襲,殘忍分食,往往在獵物沒有斷氣就開始歡叫着進食,這種恐怖的噩夢對於原始人類來說是滅頂之災。

答案4

最恐怖的捕食者?那不是人類自己麼?人吃人在古時候鬧饑荒的時候可不僅僅是比喻